新闻中心

欧洲议会政客扮科学家--班门弄斧

一些欧洲议会议员非要班门弄斧不可。这些议员上个星期所提修正案的内容,在推特上总结为“任何食品接触材料中禁用BPA”,自认为他们比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更了解食品接触材料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10月6日,欧洲议会议员讨论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报告,内容是关于欧盟对食品接触材料的执行情况。讨论过程中,绿党提出修正案要求禁止任何食品接触材料(FCM)使用双酚A(BPA),而这项修正案竟然被采纳了。 然而这项修正案在制定时并不严谨,在食品接触材料中全面禁止BPA的使用与EFSA在2015年1月所得出的“BPA暴露并不会对消费者构成健康风险”的结论相悖。提出此项修正案是在质疑EFSA的专业能力,也就是在质疑其是否有能力评估食品接触材料的安全性。 ESFA为得出2015年1月的科学意见,审查的2006年到2013年间经过同行评议的科学文献就有463份。为了保证足够的安全性,EFSA还在风险评估中使用了整体不定系数150。EFSA从2006年开始全面对BPA进行风险评估以来,就一直不停地审查和更新其意见。 欧洲立法系统旨在保护人类免受有害物质的危害,而欧洲议会一直在监督立法系统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时也会为保证该此系统能正确执行发挥重要作用。然而,议会议员在十月份提出食品接触材料中禁用BPA具有误导作用,其质疑了欧洲毒理学家和科学家所做的工作,在公共机构如EFSA中诱发了信任危机,并且破坏了其它重要的立法成果。

view More>>2016-11-17

(再一次)还原BPA的本来面目

近来许多“专家”都在热火朝天讨论内分泌干扰物(EDC)这个话题,内容覆盖之广,从EDC的基本定义到该如何应对EDC,专家们各抒己见。对于这种科学话题,Daniel Patrick Moynihan的一席话值得推敲:“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但真相只有一个。” 网络出版物《今日医学新闻》最近发表了一篇主标题为“EDC,一个需逐渐引起注意的领域”,副标题为“专家表示:对双酚A,邻苯二甲酸盐的测试太少”的文章。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这位专家的意见,但是文章估计没经过编辑审核就直接发表了。 诸如双酚A(BPA)此类化合物是否是EDC这样有争议的话题一直没有统一的答案,但最令人震惊的是《今日医学新闻》这篇文章中的“专家”说道“FDA还未曾对与食物接触的化学物质(如盛水和装食物的塑料容器,罐头等)作出相关规定,因为这些物质并没有添加到食品和饮料中”,此番论述明显不正确。 1958年法案赋予了FDA对此物质的监督管理权,直接引用自其中对食品添加剂的基本定义如下: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FD&C Act)中第201条将食品添加剂定义为……包括在食品的生产、制作、包装、加工、制备、处理、打包、运输或存贮过程中使用的任何物质。 从1958年到现在,FDA已经积攒了300页专门针对接触食品材料的规范,其中有些章节规范盛放水和食物的塑料容器,有些章节则对食物和饮料罐头所用的材料做出相应规定。 从1997年起议会开始不断更新法规,旨在简化FDA规范食品接触材料的流程后,就有超过1000种与食品接触材料和接触食品的应用相关的通告被提交至FDA。毫无疑问,FDA已严格监控接触食品的化学物质近60年。 文中说至今鲜有对BPA的测试,这种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只要随便搜索PubMed,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维护的一个方便快捷的查询生物医学信息的数据库,就能发现其中记录了10000条关于BPA的科学研究文献。 最重要的是,这10000条记录中还有30条由来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国家毒理学项目(NTP)以及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PNL)的美国联邦政府独立科学家所进行的综合性安全研究。这些研究包括迄今为止对BPA最大规模的研究,旨在解决关于BPA安全性的关键问题,消除人们心中的疑虑。 所有这些以及其它研究的结果都表明: 消费者所暴露BPA的量是非常微量的; BPA能被人体快速代谢排出体外;以及 一般消费者所接触到的量并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 总的来说,联邦政府的研究为BPA的安全性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同时也很好地支持了FDA现在对BPA的态度。在回答“BPA是否安全”这个问题时,FDA直截了当的回答了“是”。国际上许多其它政府机构在经过它们各自的科学核查后也表示赞同此结论。 这样一份宣称自己提供真实可靠的临床及政策信息,直接左右医疗专业人员工作生活的出版物居然错得如此离谱,实在是令人大失所望。好在FDA真正的专家发话纠正了这个错误。

view More>>2016-11-17

除了不在的地方外,双酚A到处都有

由于这几年对双酚A较高的关注度,很容易产生这种印象:双酚A无处,日常生活中,我们不断暴露于较高且有害水平的双酚A。你甚至可能见到过双酚A被称为“无处不在的化学物质”。 更为混乱的是,媒体能将绝对不含双酚A的产品图片张冠李戴配给双酚A相关的物品,在这方面,媒体是出了名的。瓶装水或许是最常见的例子。用来装水、运动饮料或者碳酸饮料的一次性的瓶子几乎都是由称为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的塑料制成。该塑料跟双酚A没有半点关系。 科学家或许也受到争议和混乱的刺激,一直在开展相关研究去寻觅双酚A的踪迹和测定人们双酚A的实际暴露量。有些研究的结论或许会令人吃惊,但是许多研究显示双酚A并非无处不在,暴露量很低,并且最重要的是,得出的这些暴露水平并不能造成伤害。 双酚A的暴露量是如何测定的呢? 作为一个科学领域,暴露科学致力于研究人们对环境中化学物质的暴露。暴露科学范围广且不断发展,其中的一些类型的研究可为理解人体双酚A的暴露提供信息。这些研究测定进入人体的双酚A的量、从人体排出的量以及更重要的是在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什么东西会进入人体呢? 这些研究测定产品中或人们接触到的地方双酚A的含量并对能够进入人体的双酚A的量进行估计。虽然暴露量只能估计不能直接测定,但这些研究能够对特定来源的暴露进行评价。今年已发布的几个研究聚焦于已知或怀疑来源的双酚A的潜在暴露。 牙齿封闭剂。许多封闭剂是双酚A的衍生物,通常称为bis-GMA(双酚A甲基丙烯酸缩水甘油酯)。由于bis-GMA可能含有极痕量水平的双酚A残留,美国牙科协会(ADA)对美国市售的12种牙齿封闭剂进行分析以测定双酚A的释放量。据ADA的《专业性产品评论》,使用了封闭剂的四颗牙齿,双酚A释放量的中位数水平为0.09ng。ADA依据该微乎其微的释放量得出了结论,正像其新闻标题总结的那样,“牙齿封闭剂中的双酚A是安全的”。 护发产品。有时人们会担忧理发师在可能会暴露于不安全水平的各类化学品。为解决这些担忧,芬兰职业健康研究所和国家健康和福利研究所开展了一项研究测定双酚A(以及其他化学品)的暴露。报告称:“根据该研究的结果,芬兰的理发师暴露的双酚A不比其他人群高”。该研究结果对理发师和消费者来说都很重要。如果理发师一整天都在使用头发护理产品而没有暴露于双酚A,那么看起来使用了相同产品的消费者也非常有可能没有暴露于双酚A。 食品产品。众所周知,双酚A型环氧树脂通常作为食品和饮料罐的保护涂层,保护罐内容物免受污染。爱尔兰食品安全局(FSAI)通过总膳食研究对能够代表正常的爱尔兰饮食的147种食品和饮料中的双酚A(和其他化学物)进行测定。毫不奇怪,30%的分析样品中发现了痕量水平的双酚A。双酚A的暴露量即可以根据食品消费量数据进行估计。FSAI将双酚A的暴露估计值与欧洲严格的健康指导值进行比较,得出如下结论:“双酚A暴露的健康关切低”。 上述的这些研究和之前的许多研究,都确认了双酚A并非“无处不在”。而有双酚A的地方,其水平较低,暴露量的估计值远低于设定的安全健康指导值。 排出了什么呢? 由于双酚A暴露后可通过尿液迅速排出体外,分析尿液中双酚A的含量可很好地测定各类来源的双酚A总暴露量。现有的研究已聚焦于育龄女性和生育活跃期夫妻两类潜在的敏感亚人群。 育龄夫妻。美国犹他州大学研究人员开展的一项研究对备孕夫妻的尿液样品进行多次测定。双酚A的中位数水平(2.4μg/L)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展的美国代表性人群的大规模研究结果相当。 育龄期女性。美国国立健康研究所与美国和法国的一组研究人员开展的类似研究对采集的育龄期女性尿液样品中的双酚A进行测定。双酚A的中位数水平(2.8μg/L)也与美国人群的水平相当。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NHANES)开展的一系列单独的研究表明美国一般人群的双酚A暴露低于50ng/kg体重。该水平比美国政府机构基于广泛的科学审查基础上设定的安全摄入水平低1000多倍。两个新开展的研究也表明育龄女性和生育活跃期夫妻双酚A的暴露也远低于安全限值。 人体内会有什么? 相比上述测定体外双酚A含量的研究,这些研究测定血液中实际的双酚A含量,血液中的双酚A可能会对人体造成损害。这些研究开展起来更有挑战性,但对于评价双酚A的暴露是否有害却有很高的价值。两个最新的研究对两类人群血液中双酚A的水平进行测定:潜在敏感人群和潜在的高暴露组人群。 孕妇。由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展的研究对一组孕妇尿液和血液中的双酚A进行测定。尿液中的双酚A水平较低,表明双酚A的暴露水平与上述研究相近。更重要的是,采用非常灵敏的分析方法,大多数的血液样品中未检出双酚A。在检出双酚A的样品中,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在检出限附近的痕量检出水平是由于污染所致,不能显示实际的暴露。 收银员。双酚A其中一个很小的应用是作为热敏收据纸热敏涂层的组成成分。收银员在工作的全天都在处理收据纸,美国国家毒理学项目对一组收银员班前和班后尿液和血液中双酚A的水平进行测定。尽管在尿液中检出了低水平的双酚A,但大多数的血液样品均未检出双酚A。与上述的研究结果相似,检出痕量双酚A的大多数样品怀疑受到了污染。 这些研究尤其表明,血液中不存在可测出的双酚A,即使检测尿液双酚A确认的低水平双酚A的暴露。这个看似相悖的现象是由于双酚A可被高效地代谢并从体内清除,该过程在大量实验动物和志愿者的研究中已充分体现出。我们暴露的双酚A在体内转化为无生物活性的代谢物并通过尿液从体内快速排出。因此,在一般暴露水平下,可能产生危害的双酚A实际上被清除掉了。 有双酚A的地方,双酚A就是安全的,但双酚A并不是无处不在 尽管单个研究并不能回答所有关于双酚A的问题,但这些研究的结果合在一起为双酚A的安全性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世界范围内的政府机构对双酚A广泛的科学进行审查得出的结论,这些新的研究结果强烈支持这些结论。FDA的结论既是个代表性的例子,FDA用非常明确的答案回答了“双酚A安全吗”这个问题:“是的,安全。”

view More>>2016-09-21

不要为了检测而检测

试想,侦探马普尔小姐或侦探赫尔克里·波洛(注:英国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中的人物)在谁用温水泡了茶这种琐碎的问题上浪费时间,而不去解决复杂的犯罪案件。这就是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发表于《环境研究》杂志的关于罐装食品双酚A(BPA)暴露研究试图达成的目标的本质。不幸的是,重要的事情被忽略了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消费者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上。 斯坦福预防研究中心依旧围绕营养调查与尿液样本展开研究,探索各种关联关系,然后用哗众取宠的新闻式言论让记者与公众轻率地得出结论,而不去解决实实在在的健康担忧。 根据他们的研究,尿液样本中检测到微不足道的双酚A(BPA)的人表示自己在之前24小时食用了罐头食品,于是研究人员推断,罐头容器内壁的双酚A(BPA)环氧树脂涂层由于释放双酚A而使食品遭受到了污染。 真正有价值、却为研究人员所疏漏的是,检测到的双酚A(BPA)含量低于双酚A(BPA)安全摄入标准。而双酚A(BPA)是世界上充分测试的物质之一并且无论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日本,全球管理机构一致认定,目前双酚A(BPA)的应用是安全的。尤为令人不快的是,斯坦福的新闻稿中对这一关键事实只字未提,而是由CNN的新闻报道提及了这一信息。 正是这支研究团队曾于2015年9月发布了另一项研究校园餐中BPA残留水平的报告。团队负责人忽视了双酚A(BPA)含量低于公众健康管理机构设定的安全水平这一事实,反而紧紧抓住双酚A(BPA)存在于“罐头与塑料包装”这一点。 在以上案例中,这些科学侦探们似乎只是“为了检测而检测”。的确,泡茶的水没有烧开,尿液中存在极微量的双酚A(BPA),但这杯茶并不是不能喝,这样的食品也并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view More>>2016-09-19

啤酒罐中的双酚A(BPA):为知情情况下的科学探讨干杯

随着啤酒罐再次流行(甚至在世界头号啤酒大国比利时亦是如此),媒体上关于铝罐内衬中使用的少量BPA而导致BPA暴露的报道越来越多。近期,意大利邮报等媒体的报道宣称铝制啤酒罐中的BPA具有危险。BPA也时常被与肥胖症、糖尿病乃至癌症等健康风险相联系。 BPA引发的担忧使人们不再关心铝罐导致啤酒金属味道的问题。锡罐也许会影响啤酒的风味,但如今加入环氧树脂的铝罐所带来的风味变化微乎其微。此前的误解也许催生了高档的瓶装啤酒,但如今,罐装啤酒再度流行开来。 啤酒罐的回归并不难理解:罐装更有利于运输与携带,重量更轻、冷却更快、不易破碎、方便回收且更有利于大批量冷藏。不过,我们是否甘愿冒着健康风险来使用更加方便的啤酒罐?我们是否应该重新投入瓶装啤酒的怀抱? 并不需要。事实上,科学界几乎一致认为,目前啤酒罐以及其他食品接触应用领域中的BPA暴露水平是非常安全的。对此,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US FDA)以及德国毒理学协会的观点均提供了相关佐证。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鲁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在内的诸多机构所做的大量研究也表明,人体能够安全地分解所摄入的BPA,并经尿液将其排出体外。考虑到啤酒的其他影响,我们可以保证长期的BPA暴露并不存在风险。 注重细节的传统手工酿酒业意识到了BPA的安全问题。在他们的论坛上,围绕环氧树脂中BPA对健康的影响开展的讨论极具深度,并且以事实为依据。 我在New Belgium上读到了有关BPA雌激素效应的回应。 --BPA的确有雌激素效应,但啤酒花这方面的作用有过之而无不及。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0372741 --我想其中的关键还是剂量决定毒性。要想达到足以引起内分泌干扰或引起毒性作用的量所需摄入的啤酒的量是不可能达到的,因为如果摄入如此大量的啤酒,酒精中毒即已可致人死亡。啤酒花的雌激素效应可能会累积,并且其影响要远高于BPA。 所以,啤酒客们,为支持科学的立场而干杯吧! 从科学的角度看,另一个事实是用于啤酒罐中的BPA并不意味着会溶入啤酒中。事实上,使用环氧树脂(采用BPA制成)的意义在于,它们能够将容器的内容物与容器本身分隔。这就是为什么罐装啤酒中不会掺杂任何金属味道,罐装番茄沙司中也不会含有任何重金属,且由含有BPA的环氧树脂制成的食品罐内衬一直为食品罐制造商和大多数人所接受。 总而言之,在享受啤酒之余,完全不用担心啤酒罐中的BPA!

view More>>2016-09-14

美国牙医协会(ADA):“牙齿封闭剂中的BPA安全无害”

如今,得益于双酚A(BPA),许多消费品越来越安全、有效。每天,我们都获益于清洁、不易破碎的聚碳酸酯塑料与坚固的环氧树脂,而它们都是由双酚A(BPA)制成的。从眼镜镜片到单车头盔、从防暴盾牌到挽救生命的医疗设备,聚碳酸酯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宜居舒适。几近透明的环氧树脂涂层可预防金属表面的降解,防止罐装食品被污染,为食品的安全提供支持。 不过,论及以最少的BPA创造出最大效益的产品,莫过于牙齿封闭剂。虽然BPA并未直接被用于牙齿封闭剂中,但多种封闭剂均基于一种被称为bis-GMA(化学全称为“双甲基丙烯酸缩水甘油酯”)的BPA衍生物。正如美国牙医协会(ADA)所言,“Raymond Bowen医师于20世纪50年代发明的bis-GMA掀起了整个牙科行业的一场革命。”由于从bis-GMA中可能含有超痕量的BPA残留,有建议指出bis-GMA封闭剂可能不安全。为了回应这种主张,ADA花费了数年时间对封闭剂的安全性进行了细致的评估。考虑到ADA是全美领先的口腔健康的倡导者,评估结果意义重大。 ADA的最新研究足以打消这种安全担忧。在一项新研究中,ADA科学研究所对12种牙齿封闭剂进行了分析,以更加全面地了解美国市场。据ADA《专业产品述评》报道,该研究表明封闭剂中的BPA释放量极低。四颗牙齿所使用的封闭剂中,BPA的中位数释放量仅为0.09ng(你没看错,0.09纳克!)。 根据欧洲食品安全局的估测,与各种来源的BPA总暴露量相比,来自牙齿封闭剂的BPA暴露量仅占0.001%。毫无疑问,这一数值距全球政府机构设定的安全摄入限值有着数量级上的差距。尽管与BPA的暴露通常仅发生于使用封闭剂后的数小时之内,但封闭剂的护牙功效却可以持续数年之久。正如ADA标题新闻总结的那样,ADA尊重科学,其所得出的最终结论是“牙齿封闭剂中的BPA安全无害。”这一结论与全球政府机构对BPA相关科学所做的审查的结论一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被问及“BPA是否安全?”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回答斩钉截铁--“是的,安全。” 原文见:http://www.ada.org/en/member-center/oral-health-topics/bisphenol-a

view More>>2016-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