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没有任何研究证据表明双酚A会导致流产

针对波士顿召开的美国生殖医学会年会上提出的关于双酚A(BPA)与流产研究,美国化学理事会发表了以下声明。 “没有研究显示妇女暴露于双酚A会导致流产。最近一系列的媒体报道有明显夸大了一项针对114女性的小规模研究结果,即双酚A与流产风险之间存在一种有限的‘统计关联’。这项研究并不能建立起、也没有报道双酚A与流产之间的任何因果发现。 “斯坦福大学的鲁思·拉蒂博士开展了一项特殊的研究尚未被审查,也未发表在科学文献中,只有在一次会议上进行了介绍,这也意味着其他科学家还没有完全审查其数据。此外,拉蒂博士这项研究任何进一步的分析,都应该包括由疾病控制中心和美国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的作者合写的最近的、重要的专家函:‘…验证这些化合物[特别是指双酚A]的血清浓度是暴露的有效措施,可能性极小。’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批准使用双酚A时称其是安全的。这种小规模研究的结果还没有被其它研究来重现,并且实验室针对动物的综合多代研究已经发现:任何剂量接近通常人体暴露水平的BPA对生殖系统都没有影响。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目前的观点是在审查了数百项研究、以及其对双酚A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得出的。”

view More>>2016-05-06

在另类世界里BPA被当成是主要的健康威胁

根据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估计有40%的美国人担心他们会感染埃博拉病毒。(2014年10月24日)并于两天前在“PLoS ON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可以证明接触收银机收据纸会给你带来患无数种疾病的风险。这篇论文来自密苏里大学Fraderickvom Saal领导的课题组,他是一小群确信双酚A(BPA)会对我们的内分泌系统和身体健康造成严重破坏的科学家背后的推手,并以此著称。他们发表的研究描述了24位被测试者,用洗手液洗净双手后接触收银机发票的热敏纸。试验的第二步,这些接触过热敏纸的受试者以用手拿的方式来吃法式炸薯条。因为洗手液的溶剂作用,BPA会迅速地通过皮肤而被吸收,结果导致了作者所声称的血液和尿液中出现了“高水平”的BPA。 该文章的作者随后立即做出了这样的断言:这一瞬时的闪电般的(吸收)使人遭受他们所声称的BPA暴露(会造成严重疾病)的风险增加了。宣扬这一研究结果的密苏里大学新闻稿引用了vom Saal的如下说法,“BPA表现出类似于荷尔蒙的性质,已经证明会造成胎儿、婴儿、儿童和成人的生殖缺陷,以及在啮齿类动物中引起癌症、代谢系统和免疫系统的问题。”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积累了大量(类似这方面)的文献,这是攀比效应的结果。这类文献中有许多是小型的、探索性的动物研究或细胞培养研究,并没有成功的得到重现结果。还有一些小型的粗糙的人类研究,许多只有一个时间点的数据,却声称已经证明了(BPA对健康)有影响,同时这类研究都存在方法问题。 事实上,仔细的研究已经证明了BPA(在体内)会被快速的代谢并随着尿液而排出体外。将日常的BPA暴露与从糖尿病到乳腺癌的(许多)疾病联系起来的科学证据,已经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和欧洲食品安全局等机构的审阅,结果发现在真实世界中受到的BPA暴露水平是安全的。如果这篇论文是关于科学的报道,那么作者就应该将自己限定在小心地进行实验中去,测试来自于收银机收据纸的BPA暴露是否会导致活性化合物的浓度数量级与产生的生理作用相一致,以及很重要的是,这一来源的BPA暴露与其他像食用罐装食品受到的相比较,结果会如何? 他们本应该抵御住断言这种暴露与严重不良健康影响之间有联系的诱惑。但那样做就意味着前述引发恐惧的做法将使这些平庸无奇的实验变得有更有新闻价值。当一份著名的杂志发表质量次等的研究并且吸引大量注意力的时候,总是会造成沮丧的。在此案例中,人们饶有兴趣的注意到,这一份在去年发表了数量令人惊奇到多达30000篇论文的杂志PLoS ONE,其影响因子却已经下降了。(影响因子是一份杂志相对于其他杂志的重要性排名的度量标准)。杂志的编辑们可能本来就指望靠这种制造恐慌的文章会有助于扭转这种下滑的趋势。 当然,这一项研究的发表正好与在西非埃博拉传染病继续超越了人们为了控制住它而做出的巨大努力而肆虐泛滥的事情发生巧合。然而这两种健康威胁之间的对比还是很有启发性的。这篇论文的目的显然是为了煽起恐慌,因为这将给这些发现披上公共卫生重要性的外衣。毕竟,在西非埃博拉病毒的案例中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非常逼真的、惨烈的公共卫生灾难。我们来看看现实的场景,看看来自利比里亚的录像带:包裹在防护服里的卫生工作人员紧跟在病人后面喷洒含氯的消毒剂以履行职责,以及病人躺在行进路上即将死去的场景。我举埃博拉病毒例子的原因就是,我们需要把那些可能值得研究的问题区分开来:一种没有任何明确的危险性证据,而另一种有强烈的危险性证据。在埃博拉的案例中,暴露于病毒与疾病和死亡之间的联系是再清楚不过了。相反,我们从那些更难以进行的低剂量环境暴露研究中所能获得的结果,最多就是起着“对基本人群的煽风点火”的作用,这类人群指的是对这类(BPA)暴露感到关切,或者深信它们具有危害作用的人。 就这样,无数有弱点的研究堆积起来形成的文献,不同的单位可以有很不相同的解释方法。自从1990年代后期以来,数以百计的关于BPA的文章积累起来,但是对这件事的看法仍然莫衷一是。我们所需要的是更少、但是更好的研究,并且对这一类问题评估时应该去掉出风头和警报的意图,对这一点我们真是受够了。 参考文献:http://www.forbes.com/sites/geoffreykabat/2014/10/24/the-alternative-universe-in-which-bpa-is-a-major-health-threat/

view More>>2016-05-06

美国化学理事会强调EFSA、FDA的结论

美国化学理事会(ACC)相信,与消费者和制造商分享关于BPA安全性的清楚而权威的声明是很重要的。为支持这一目标,ACC今天开展了一项宣传活动,来强调最近出自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结论。 去年(2014年)12月以来,EFSA和FDA这两个世界上最突出的基于科学的管理机构,已经清楚地、毫不含糊地声明说BPA用于食品接触材料和其他消费品的制作是安全的。ACC的聚碳酸酯/BPA全球小组已经发起了一项宣传、广告活动,来分享这些关于BPA安全性的结论。这些广告将出现在《今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以及关于消费者、新闻和卫生的许多网站上。这些广告将鼓励消费者和制造商“倾听科学的声音:专家说BPA是安全的”,以强化科学专家们已经发布的声明。 在对BPA的暴露和毒性所作的全面的再评估中,EFSA的科学专家们最近得出的结论说“在现有的暴露水平下,BPA对任何年龄组的消费者(包括未出生的儿童、婴儿和青少年)都不构成健康风险。”EFSA的这一项发现与FDA最近的声明很相似。FDA最近对“BPA安全吗?”这一问题给出了只有一个毫不含糊的词的回答:“是的。”支持这一明确结论的还有一项迄今规模最大的BPA研究之一,是由FDA的研究人员在2014年早期发表的。FDA的领军科学家之一在评论这一项全面的亚慢性毒性研究时说“支持并扩展了FDA的结论:BPA按现有使用方式是安全的。”

view More>>2016-05-06

美国政府的官方研究告诉了我们关于双酚A的哪些结果?

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政府的官方科学家一直在进行一项深入的研究,以回答关于双酚A(BPA)安全性的关键问题。迄今为止,已经有20多项这类研究已经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献中发表了。将这些研究的结果加在一起,就可以提供对BPA安全性的强有力的支持。根据政府的官方研究,加上其他研究所得的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在回答“BPA安全吗”的问题时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是的”。 研究的重要发现简要小结如下: 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很低。 BPA很快地从身体内排出。 消费者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没有任何健康影响的风险。 1.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很低 典型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低于安全限值的1000倍。此安全限值由官方科学家设立的,适用者包括儿童、成人和孕妇。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人类受到BPA的典型暴露量是每天2.4微克。形象的表达为,如果将一块小硬币粉碎成每片重2.4微克的小片,总共有87500片。每天吃一片,需要240年才能全部吃完。如果要超出这个安全限值,一个人就得每天吃喝下1300磅(相当于590公斤)的与聚碳酸酯塑料接触的食品或饮料。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提供的支持性数据可见:《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生物监测研究概述--双酚A》 2.BPA很快从身体内排出 BPA被摄入身体内后,绝大部分通过肠道内代谢成为没有生物活性的物质。残留下的痕迹量BPA再在肝脏内转化成相同的无活性物质,然后才进入血液中。这种无活性物质在24小时之内就会通过尿液排出体外。临床研究中将志愿者暴露于比典型情况高得多的BPA水平下,在他们的血液中也检测不到任何BPA。在FDA实验室中进行的一系列动物实验证实了,各种年龄段的动物(包括成年的、幼小的和刚出生的)都能够有效的代谢和排出BPA。 重要的信息来源: 由环境保护局(EPA)资助的、由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PNNL)、FDA和CDC的科学家共同进行的BPA代谢研究(毒理学科学,2011) FDA进行的幼鼠和成年大鼠的BPA代谢研究(毒理学和应用药物学,2010) FDA进行的猴子BPA代谢研究(毒理学和应用药物学,2010) 3.消费者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没有任何健康影响的风险 官方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迄今为止可能是最大规模的BPA研究的结果。即使在离消费者典型暴露水平甚远的剂量下,也没有发现对生殖和发育的任何健康影响。因为身体能够快速的代谢和排出BPA,所以在真实生活的暴露水平下BPA不太可能造成健康影响。BPA在人体内这样低的水平下不太可能起到内分泌类物质的作用。 重要的信息来源: FDA进行的BPA暴露对健康产生不良影响的可能性评估研究(毒理学科学,2014) FDA进行的BPA对动物雌激素影响的评估研究(毒理学科学。2014) 这两项研究均由美国毒理学计划署资助。

view More>>2016-05-06

所谓“不含双酚A”会成为新的“双酚A”

双酚A,这种制造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最常用的化学物质。其传言似乎层出不穷,最近出现了一种新的趋势。尽管双酚A的传言方兴未艾,但人们对双酚A的关注大部份集中到双酚A的替代物质上。的确,“不含双酚A”似乎正成为新的“双酚A”。 双酚A一直处于由科学家、监管部门、立法部门、环保激进分子和媒体构成的完美风暴的中心,这看似注定成为永恒。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对双酚A的关注近乎达到了痴迷的程度。 过去十年中,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发表了数千篇关于双酚A的研究。作为对滚滚洪流般的科学数据的回应,监管机构们进行了很多次安全/风险评估。环保激进分子被吸引并加入了论战,在其促使下,立法机构提议禁止含双酚A的产品。媒体对论战的方方面面进行了报道,并促进了论战的发展。 科学进程也许并不是很快,但我们必须坚信,科学最终必将终止论战,并解决有关双酚A安全性的不确定因素。这一切都正在发生。这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在过去的几年中,由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与美国国家毒理学项目处(NTP)联合设计和开展的令人瞩目的研究计划。如今有了源自该计划的诸多成果,在被问到“双酚A安全吗”这一问题时,FDA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回答:“是的”。 尽管政府部门对双酚A的安全性不断的做出了保证,但在若干产品市场上,双酚A制品已不再使用。例如,众所周知的婴儿奶瓶和大多数运动水壶已不再用聚碳酸酯制作了。但是,如今随着双酚A安全性论战的降温,“无双酚A”的替代物质正受到某些来自从前攻击双酚A的人的攻击。 这真的不值得大惊小怪。其实早在4年前,Judy La Kind和Linda Birnbaum就在《暴露学与环境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了颇具先见之明的评论:“有太多的关于化学品退出市场仅仅被当时认为是‘具有意义的’化学物质所替代的事例。也许我们正处在替代双酚A和全氟辛烷磺酸的转换时期。双酚A主要用于生产聚碳酸酯,美国总人口中90%以上都在促使呼吁出台禁令,对于某些用途的禁令已在美国部分地方和其他国家实施。这种做法反过来引起了对聚碳酸酯瓶子替代品的需求,其中包括玻璃和金属瓶子以及由共聚多酯制成的瓶子(美国化学与工程杂志,2009年),这些瓶子都面向成人和儿童销售。我们查阅了很多共聚多酯化学物质替代品的文献,未查找到其暴露研究的信息。多年以后,我们将会看到对于双酚A替代品的暴露研究的文章,已经将BPA的某些替代物质描述成了新兴的、令人担忧的化学物质了吗?” 在双酚A经过这么多年全面研究的情况下,“不含双酚A”的替代品不会有如此全面的研究,这并不足为奇。这本身也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现在,双酚A与“不含双酚A”的替代品在可用数据方面的差距正变得越来越明显,这将令科学家对双酚A的替代物质的研究趋之若鹜。 有些研究人员正在对包括上述共聚多酯在内的聚碳酸酯替代品塑料进行研究,并报告:“从含双酚A的聚碳酸酯制品的替代品-‘不含双酚A’塑料制品中常常浸提出雌激素类化合物”。研究人员还恰当地指出,其数据“只能描述,消费那些会从塑料产品中浸出的具有雌激素活性的化学物质存在可能的危害,而并不是消费此类产品对人体健康有什么样的风险”。这句话暗示,将有更多的后续研究可能会对其跟进。 另一些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双酚A类似物质(如,具有相似结构可用来代替双酚A制造塑料或树脂的化学物质),尤其是双酚S(BPS),该物质目前在热敏打印纸中可用作双酚A的替代物。如4年前预测的那样,最近的暴露研究报告说,人体暴露于双酚S,而且在食品、纸品、室内尘埃和淡水沉积物等各种不同环境单元中均存在双酚A类似物质。 在可用数据有限的情况下,双酚S和其他类似物质对人类健康和环境卫生潜在影响的相关研究也开始出现了。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双酚A早期的许多研究,有些研究人员用科学论文和新闻稿两种方式来发布他们的研究结果,以吸引更多的关注。但是,正如双酚A早期那样,此类新研究结果难以解释“无双酚A”的替代品按照其使用方式的安全性是如何的。正如这些论文结尾时通常所述的那样,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几乎可以肯定,将会进行更多的研究。 针对双酚A替代物质的研究的数量远远超出本文中所引用的,并明显呈上升趋势。国家毒理学项目处这样说:“关于双酚A的毒性,有大量的数据可供使用。然而,对于潜在的替代物质,人们却知之甚少。”特别是,“双酚S在活体内的毒性数据不充分,不足以表征其对人类健康有可能影响”,因此,国家毒理学项目处目前正在考虑开展有关双酚S综合性研究的概念。 随着新研究成果的出现以及论战扩大到对“无双酚A”替代物质的争论上,感兴趣的不仅有科学家,还有政府机构,首先关注的是热敏收据打印纸中的双酚A替代物。美国环境保护局(EPA)、丹麦环境保护部以及明尼苏达州已经对其进行了评估。其结论和美国环境保护局如出一辙:“本报告中没有发现显然比双酚A更安全的双酚A的替代物质……”,这预计仍需要进一步分析。 当科学家和政府机构将其注意力转向“不含双酚A”的替代物质之时,环保激进分子和媒体也不甘落后。媒体也许会以这样的标题开始其狂轰滥炸:《“不含双酚A”塑料那些令人胆颤的新证据》、《“不含双酚A“的塑料容器同样有害》。“不含双酚A”这一产品标签将有一阵子会成为一个好卖点,但如今这种标签也会成为攻击的标靶。 宣称一种产品不含某种物质,这不是双酚A所独有的。总体而言,此类标签华而不实,所含的信息并不多。真正要了解的问题不是一种产品不含什么,而是产品由什么制成,对其安全性了解多少?这一话题也许会成为下一篇文章讨论的焦点。 英文原文请参阅:http://www.science20.com/steve_hentges/meet_BPA Free_the_new_bpa-142600

view More>>2016-05-05

我们真的有必要担心浴帘会导致发胖吗?

恐怕我们能够听到更多的这类废话。 几天前,一篇题为“浴帘会让人发胖吗?”的文章出现在《Spry》杂志上,然后在《道奇城环球日报》进行转载。这篇文章引导读者注意内分泌干扰物(EDCs)的危险,并给出了5种日常用品中存在的化学品例子(双酚A、邻苯二甲酸盐、聚氯乙烯、全氟化合物和多溴代二苯并呋喃)。作者Catherine Winters引用一位药理学教授以及两篇已发表的原始研究报告的结果,传达给读者这样一个信息:我们被含有内分泌干扰物的产品所包围,而内分泌干扰物可以严重破坏荷尔蒙的信息发出并诱发疾病。关于浴帘的参考文献是基于这样一项研究,其发现聚氯乙烯浴帘“释放多达108种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其中有一些化合物在浴帘挂起28天后的空气中仍可检测到”。文章在任何地方都没有提到化学品接触会引起上述不良健康影响。你可能会认为她在谈论职业暴露,就是一个人每周有40小时时间都在含有这些化学物质的粉尘和烟雾中呼吸。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暴露接触量很可能是微量的,甚至是没有。 我引用这篇文章,并不是因为这些出版物的覆盖范围多么的广,而是因为这篇报道的故事具有非常普遍的某种症状,虽然还不能说是无处不在。在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各种报纸上,或者更一般的称之为新闻媒体上,甚至是在所谓的“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上,我们都会读到和看到这类内容略显愚蠢的断言和建议。 因此,这是一个真正的具有普遍性的社会现象。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促使媒体和公众相信发表在刊物上的那些蹩脚研究所得出的毫无根据、却令人恐慌的结果。因为科学家和机构给他们(媒体)钱,同时他们依靠媒体来散播这些草率研究得出的富有挑逗性的结果。事实上我们还远远的没有搞清楚肥胖病流行的原因。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几年研究人员将集中精力对可能的、但却很少受到关注的肥胖致病因素进行研究。这些因素对过去三十年中肥胖病的增加可能都是会起作用的。新的一轮研究无疑会在各种暴露风险和众多健康影响之间找到无数的新联系,这些都包含在2009年报刊中题为“肥胖流行病的十大推定的致病因素”之中。这篇文章有22位作者,内容长达79页。主要作者都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和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彭宁顿生物医学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 同样沿着我上周所讨论的思路,在文章开头,作者们对肥胖流行病病因的通常解释提出了质疑。他们写道,“高能量食物的营销手法和体育活动的习惯性减少是肥胖流行病的罪魁祸首,尽管缺乏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他们把这些广泛引用的致病因素称为“两大因素”。作者们承认这两大因素发挥了作用--摄入过量的高热量食物和缺乏体育活动,但也提出那样的情况:虽然其他致病因素很少受到关注,但同样可能会导致体重增加。对于10大“推定的”致病因素的任一一条,作者们都总结了不同类型的证据(实验的、生态的、流行病学的等),并讨论了各种因素是如何导致肥胖问题的。 10大因素如下: 微生物; 表观遗传--也就是,能影响那些会得到表达的基因的因素; 产妇年龄的不断增加; 脂肪储存量越多的人生育能力越强--也就是说,胖人更容易生孩子; 选型交配--也就是,胖人更可能会娶胖人; 睡眠不足; 内分泌干扰物; 使用处方药; 在我们所处的环境范围内降低温度; 子宫内、外的代际效应。 这无疑是一项雄心勃勃的研究计划。有些项目代表了一些更受关注的假设,这些假设可以进行验证(选型交配、睡眠不足、产妇年龄的增加),而另一些则代表了全新的学科研究(即微生物组、内分泌干扰物组)。对于肥胖的原因,这些致病因素都很值得研究。但应该指出的是,目前关于其中的一些因素的证据还是很少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都是早就确定的了,人们开展了高效率的研究以求解决它们。这个拟议的研究项目进展非常积极,并有可能带来新的、有用的知识。 然而,在作者们努力为10大因素提供科学证据时,存在的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就是,他们对引用的数据缺乏重要的观点。例如,在他们对内分泌干扰物的讨论中,引用这样一个事实:大多数人血液和尿液中都有可测量水平的某些化学物质。但他们没有对这些痕量的化学物质是否具有生物学影响产生质疑。他们还引用了在NHANES调研项目中关于尿液中邻苯二甲酸酯降解产物水平与腹部肥胖的关联性的研究,但他们对这一横断面研究中无法解释的这种关联性缺乏任何资质能力。(横断面研究就是,在某一时间点对一定范围的人群收集数据)。能对这些问题进行研究是好事,如果做得正确的话,我们很可能就会获得新的、重要的知识。但结果不太可能支持这种过于简单的想法。他们更有可能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以前那些没有怀疑过的东西上去。我们应该明白,这里会有促成因素和修正因素之分。促成因素可能会起到微妙的致肥作用;而修正因素可能会在特定的亚组人群面临其它风险因素时增加患肥胖病的风险。但是,这些因素都很难研究清楚并明确地梳理出来。 问题是,当一个问题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时--即受到媒体、卫生官员、医学界和营销人员的关注时--科学不能脱离公众的视线而悄然发展,以揭示新的、有用的知识。人们所期望的是将产生的那些不同看法的研究结果立即予以公布。而某些科学家和蓄意的记者们将抓住这些结果发表大量的、废话连篇的文章,就像道奇城环球日报那样。 原文链接:http://www.forbes.com/sites/geoffreykabat/2014/06/18/do-we-really-have-to-worry-about-shower-curtains-causing-weight-gain/

view More>>2016-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