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有哪些双酚A的谣言?

因为双酚A用于制造产品已有近50年了,所以它已经成为大量科学研究和评估的主题。但是,一些对双酚A缺乏充分科学依据的指控仍然在媒体上散播,它们包括: 谣言:双酚A导致心脏病。 真相:近期发表在《循环杂志》(Circulation)和《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One)上的两项研究报道了尿液中双酚A的代谢水平与冠状动脉疾病的发病率以及冠状动脉硬化的水平之间的关系。研究中,参与者提供了单时间点得尿液样品以及时分析双酚A。然而由于这些研究的设计,使得它们结果具有局限性,并且提供很少的,如果有的话,关于双酚A导致心脏疾病的信息。因为这种单时间点取样的尿液样品没有提供在心脏病产生的关键时段暴露于双酚A的信息,研究不能够建立双酚A暴露和冠状动脉疾病或者冠状动脉硬化之间的因果关系。基于这些局限性,以资金支持第一个实验的英国心脏学会,声称“我们相信这不足以引起公众或者心脏病人关注双酚A的影响”。 谣言:双酚A导致癌症。 真相:两项近期在《循环杂志》和《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发表的研究报道了尿液中双酚A的代谢水平与冠状动脉疾病的发病率以及冠状动脉硬化的水平之间的关系。研究中,参与者提供了双酚A分析的单时间点尿液样品。然而由于这些研究的设计,使得它们结果具有局限性,并且提供很少关于双酚A导致心脏疾病的信息。因为单时间点取样的尿液样品没有提供在心脏病发展关键时段暴露于双酚A的信息,研究不能够建立双酚A暴露和心脏疾病或者冠状动脉硬化之间的因果关系。关于这些局限性,以资金支持第一个实验的英国心脏学会,陈述到“我们相信这不足以引起公众或者心脏病人关心双酚A的影响”。 谣言:双酚A会在人体中积累。 真相:几项对人类志愿者进行的研究表明,在日常活动中,可能由一个人摄入的极少量双酚A可以有效转化为无生物活性的代谢产物,这些代谢产物24小时内就会从人体内排出。相比之下,用啮齿类动物进行的相似的毒理学研究结果显示啮齿类动物从体内排除双酚A的效率较低。 点击此处,从美国化学会Steve Hentges博士那里了解更多关于我们是怎样代谢双酚A. 谣言:一定危险量的双酚A会从储存食品的聚碳酸酯容器中进入你的食品中。 真相:许多研究测量表明微量的双酚A会从聚碳酸酯容器迁移到食品和饮料中。所检测到的极少的双酚A含量显著低于世界各地的政府监管机构设立的标准。事实上,消费者必须每天摄入超过1300磅接触过聚碳酸酯塑料的食物和饮料,才能达到欧洲食品安全局设立的安全摄入水平。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大量数据显示人类暴露于来自于包括储存于聚碳酸酯容器和瓶子的食物的各种源头的双酚A的暴露量远低于欧洲食品安全局近期设立的安全摄入水平将近1000倍。,。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一致认为,在此水平的双酚A暴露量下,不会对人类健康构成风险。在2010年9月,欧洲食品安全局审查了超过800项关于双酚A的新研究,并得出结论“这些研究不能够提供任何新证据修改现有的每日耐受摄入量” 点击此处,了解美国化学会Steve Hentges博士谈论疾病控制中心对双酚A暴露的研究结果。 谣言:来自消费收据纸的双酚A暴露会对健康构成危害。 真相:由热敏纸制成的一些收据含有低水平的双酚A(BPA)。但是,现有数据表明双酚A不容易通过皮肤吸收。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生物监测数据显示,消费者暴露于双酚A,包括来自于收据的暴露,其暴露水平是极低的。美国人来自于各种源头的双酚A的暴露水平低于欧洲和美国的政府机构设立的安全摄入水平将近1000倍。 事实上,一项近期的研究调查了这一关注热点,即“从热敏纸到皮肤的双酚A转移”(Biedermann,Tschudin&Grob,2010)。其研究结果表明低水平的双酚A会从热敏纸转移到皮肤上,这一水平的双酚A显著低于政府机构设立的安全摄入水平,甚至低于研究中最坏条件下的水平。另一项近期研究,“活体皮肤有效吸收和代谢双酚A体(Zalko,D.,etal.,2010)表明当双酚A穿透皮肤后会有效转变为无生物活性的代谢物质,随后迅速排出体外。更多关于热敏纸的信息在《热敏纸的真相》。 谣言:近百篇研究将双酚A和大量的严重疾病联系在一起。 真相:双酚A已经安全使用了近几十年,长期以来它也是许多科学研究的主题。关于双酚A的研究还在进行,然而,主要问题不是关于双酚A研究的数量,而是关于研究的质量以及他们提供给消费者的科学价值。研究各有不同,其质量也各有不同。有些研究是根据国际公认标准进行实验,这样就可以保证实验在方法学上和统计学上的可靠性,而另一些实验却并非如此。政府监管部门有责任对所有的研究进行审查,并且有责任对实验的设计、质量和某一实验结果的重现性等方面进行考量。 在美国,负责审查食品接触应用研究的机构就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2010年1月,FDA曾说“目前来说,采用标准毒理学试验的研究支持现有的人类暴露于双酚A的水平低且安全”,因此不采取对双酚A管制行为。在“制行为。年,FDA重新确认这个观点,并发布了一个更新的声明“在某些食品中出现低水平的双酚A是安全的。” 谣言:政府机构依靠企业资助的研究并忽略其他科学事实。 真相:在2008年8月,FDA发布了一项食品接触产品领域的双酚A安全评估草案。其中的科学审查比通常报道的更加全面,而且这项科学审查也不是仅仅基于“两份行业研究”。在2013年3月,FDA更新了他们的观点,声称“在某些食品中出现低水平的双酚A是安全的”,这一观点也是基于FDA科学家们审查了上百篇研究后得到。 政府机构已经建立了关于如何审查科学研究的程序。当机构建立了这些规则,不论是什么企业提供资金支持,不论在哪个实验室进行实验研究,也不论是那些研究员监督研究,他们将客观始终如一的贯彻这些规则。 在FDA最近的双酚A审查中(在2010年1月公布),美国卫生和福利部(HHS)也考虑到国家毒理学计划和科学小组委员会引用的低剂量毒理学研究以及一些现有的其它现有的研究,并得出以下结论:双酚A不能证明是对小孩或成人有危害的。 谣言:政府监管部门受行业说客的影响很深。 真相:政府监管部门遵从法律和政策要求,他们需要管理有关公众健康和消费产品安全性的问题。政府监管部门有义务遵循科学。 任何人或利益相关者群体想要委托或递交高质量的科学研究,抑或想参与对到所递交的数据的讨论中,都是可以的。 行业人员象非政府组织一样会定期地与政府监管部门公开讨论关于双酚A的科学事实。政府监管部门通过书面意见、公开会议和个人利益相关者提交的资料,从广泛的利益相关者那里采集信息。所有的信息采集过程都是透明公开的。 谣言:政府监管部门通常听从业内人士,应行业人士的要求延迟推出监管双酚A的政策法规。 真相:机构采取已经建立的审查规则进行监管,其中包括人员审查来自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数据。在产品品监督范围内,毋庸置疑,产品制造商掌握其产品的大量信息,包括其相关的科学数据。 制造商将这些数据递交给机构,接下来会有频繁的会议对这些数据进行审查和讨论。其他利益相关者拥有相同的机会递交数据和讨论通过已建立的公共流程公开递交的科学报告。 谣言:越来越多的州立法者认为双酚A会造成风险,然而美国联邦政府却不重视这一危险。 真相:一些州和地区的立法机关推行对双酚A的制约。但是立法机关不是科学团体,他们也不是负责审查和理解关于双酚A科学依据的监管部门。 我们必须知道,许多政府机构已经审查了双酚A的科学事实并依据这些科学审查持续的确定双酚A作为食品接触应用的安全性。在2013年最新报道中,这些政府机构中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

view More>>2016-04-25

或许您罐头食品中的双酚A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

归根结底双酚A或许没有那么严重 塑料添加剂已经受到环境保护宣传团体的诟病,但是政府科学家们在《毒理科学杂志》中正报告称,使用数千倍典型个人摄取量的化学物进行大鼠饲养,却不会对其产生影响。一位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从事研究工作的化学家表示,这一结果“支持和扩展了源自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得出的结论-当前使用的双酚A是安全的”。科学家们认为大剂量摄入双酚A可能会有点像雌激素产生作用。但是,关于人体中发现的小剂量双酚A是否具有导致其健康问题产生的潜在可能性,也已经进行了许多次辩论。 双酚A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因为化学物可以从许多产品中释放出来,包括聚碳酸酯水壶以及食品盛放容器的金属内层中。因此,Doerge表示,“在美国几乎每个人都将能够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双酚A的痕迹”。因此,Doerge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和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们一起合作,探究低水平的双酚A接触是否会产生任何影响。在他们的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受孕后的大鼠置于双酚A的环境下开始饲养几天并继续度过性成熟期。大鼠双酚A的饲养剂量范围大约是在典型美国人饮食中的双酚A摄入量的70倍到数百万倍之间。同时,科学家们报告称,当大鼠食用超过典型美国人群双酚A摄取量70,000倍时,大鼠体重、生殖器官或激素水平均为发生改变。Doerge表示,“低剂量双酚A范围内,确实一点也没有发现显著的生物学变化”。只有当大鼠接触到高于典型美国人群双酚A摄取量数百万倍之多时,科学家们才发现类似于由身体自身性激素所造成的一些改变。为了对研究结果进行复核,科学家们还探究了双酚A是怎样与雌激素受体产生互动作用的。所谓雌激素受体也即是经常对雌激素产生回应的细胞部分。并且探究再次证实了只有在双酚A高剂量摄入时,互动作用才会产生。 研究结果支持先前研究中政府研究人员所表明的人群接触到的双酚A低于先前的估测水平,并且人体确实易于使双酚A失活并排出。但是,一些较小且缺乏严谨性的学术研究结果与这些研究结果不一致。一些曾经进行过这些研究的学术科学家现已经告知了政府新研究的缺陷。他们认为没有探究像对大脑发育的影响。他们还表示研究结果具有妥协性,因为即使是研究中的“对照”动物也可以在他们的体内发现微量的双酚A。 哈佛大学教师和《它是多么危险啊,这是真的吗?》的作者David Ropeik表示,在关于双酚A与其他类激素化学物如众所周知的内分泌干扰物的辩论中,这类回应是相当典型的。他说:“内分泌干扰物问题已经激起了一些科学家们对最近任何科学议题进行最粗俗、最邪恶的攻击”。Ropeik表示,例如,当几周前总结的双酚A的危险低于一些宣传组织宣传的风险时,“内分泌干扰运动会说:’噢,上帝!他们全部都腐败了,他们所有人都从公司拿了钱’”。 激烈辩论是公共领域进行的科学研究中很自然的一部分。但是,这类主张可能破坏对监管机构及其科学家的信任。同时,它也可能造成消费者的困惑,诸如双酚A的这些化学物到底在人体内会产生什么实际影响。假如出现那种情况的话,Ropeik建议应该对现有的最佳的科学研究进行回顾来寻求帮助。 原文链接:http://www.npr.org/blogs/thesalt/2014/02/26/283030949/government-studies-suggest-bpa-exposure-from-food-isn-t-risky

view More>>2016-04-21

CCTV新闻-欧洲食品安全局:微量双酚A不会带来健康风险

2015年1月21日,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发布了关于双酚A(BPA)安全性的最终科学报告。这份报告结合了官方关于暴露量和健康方面的评估意见,国家机构和利益相关方在广泛参与和咨询过程以后提出的意见得到了考虑。新的评估意见覆盖了来自食品的暴露和来自其他范围的潜在来源的暴露,并且考虑了所有年龄组的人群。 所有来源的(BPA)暴露量都很低,远低于适用于所有年龄段的新的安全限度-BPA合成材料制品对消费者是安全的。 EFSA的科学专家们对所有与BPA相关的研究应用了全面的证据权重法,并用了更精确的(计算)方法,设立了一个终身性的“安全摄入量水平”,称为可耐受每日摄入量(TDI)。显然,这一个保守的安全水平考虑进了BPA对于健康潜在影响的剩余不确定性。专家组在考虑了各种来源的总暴露量后得出结论:“BPA对所有年龄组的消费者都不构成健康风险。” 可以预期EFSA将会重新修改TDI(现在所用的TDI是个临时值),会将美国政府正在进行的研究考虑在内。这项研究就是设计来解决BPA安全性的剩余不确定性问题的。 (评估)过程的透明性和开放性强化了结论(的有效性)  欧洲塑料协会的聚碳酸酯/双酚A小组和环氧树脂委员会欢迎EFSA在征求公众意见的过程中让利益相关方参与的透明性和开放性。这一过程确保广泛的科学观点和信息得到考虑,科学意见得以表达。 确认(BPA的)安全性与全世界政府机构的评估意见保持一致 这次EFSA的结论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确认食品接触材料中BPA的安全性的明确声明保持了一致。许多其他的政府机构,如加拿大卫生局,也评估了BPA的科学证据并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根据EFSA的结论,法国对BPA的限制是不相匹配的,应该被撤回。 聚碳酸酯/双酚A小组的Jasmin Bird表示,“事实上任何实际的BPA暴露量都远低于EFSA设立的保守的安全性门槛,这说明在全国范围内普遍限制(BPA应用),尤其是在法国,是没有正当理由而应该撤销的。”;“EFSA关于BPA的结论应该作为一贯和协调一致的欧洲食品安全性法规的基础,并应该受到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尊重。”

view More>>2016-04-08

韩国遵从关于双酚A的科学结论

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MFDS)上周在同行评议的科学杂志《环境研究》发布了其对双酚A的风险评估结果。MFDS是的职责是通过保证食品和其他产品的安全来促进公共卫生与健康。纵然细节很重要,但大家想知道的是底线。 MFDS做出如下结论:无论是膳食暴露还是累积暴露,我们(MFDS)发现对于一般的韩国民众来说,双酚A不存在健康威胁。读到这里,你很可能不生活在韩国,为什么你应该关心这些呢?或许你甚至不喜欢韩国食品。但并不是关于你在哪里生活或者你喜欢那种食品,这一切都是关于科学的,都是你应该关心的。 为得出明确的结论,MFDS的研究人员依照公认的科学程序对双酚A暴露的潜在风险进行评估。笼统地讲,评估过程包括对韩国民众的双酚A暴露进行测量,并将暴露水平与基于健康的安全指导值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利用近期的MFDS的研究结果进行暴露水平的测量,该项研究包含2044位年龄从1个月到超过60岁的参与者。利用该研究的数据并采用三个独立方法对双酚A的暴露进行估计。暴露水平的估计值与可耐受的每日摄入量(TDI)进行比较得出总体上的安全结论,TDI是研究人员从关于双酚A的广泛的动物实验数据获得的。正像研究人员提到的一样,即使保守的双酚A暴露评估水平也低于TDI的2%。 通俗地讲就是,双酚A对于一般的韩国民众不存在健康威胁。 重要的是,对于非韩国人来说,为与韩国的暴露数据进行比较,MFDS研究人员也对北美和欧洲人群的双酚A暴露数据进行了评价。由于每个地区双酚A的暴露水平相似,MFDS的安全结论可进行外推,进一步得出以下结论:对于世界其他地区来说,双酚A的暴露同样不具有健康威胁。但是没有必要进行外推,全世界的其他政府机构,特别是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FDA)已各自开展了相关评估,并各自得出类似的结论。举一个直接且具有代表性的例子,USFDA基于其自己的评估结果,就“双酚A是否安全?”的问题,用一个简单明确进行回答:“是的”。

view More>>2016-04-07

真的有替代双酚A的必要吗?

毫无疑问,双酚A(BPA)长久以来处于争议之中,受到了来自科学家、政府机构、媒体和环境组织的密切关注。如此的高度关注导致了消费者呼吁替代含有双酚A的产品,同时造成一些制造商轻率地推出“不含双酚A”的产品。虽然双酚A的相关争议令人重视,但是争议本身并没有对这个关键问题给出答案,本文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回答-真的有替代双酚A的必要吗? 替代现行使用的任何材料有许多所谓合理的商业理由。例如,替代材料可能提供更好的性能或者易于加工,或者拥有更优的商业实用性或者更低的成本,抑或安全性能更好。所有这些因素的确能够激励公司进行研究和开发替代品的常规商业活动。但在每一个个案中,应该是确凿的科学事实推动公司做出研发替代品的决定,而不是由公众的争议引起的个人情绪推动的。如果仅仅根据个人情绪和争议做出决定,很可能制造出性能和/或安全性并不出色的“令人失望的替代品”。本文将着重关注对双酚A尤为重要的两个因素-性能和安全性。虽然替代品的商业实用性和成本等一些因素可能能够被接受,但性能和安全性应该市遵从的最高标准。在两种情况下,考虑双酚A的替代品之前,应当克服替代品的性能和安全性相关因素问题。 双酚A由于其优异的性能已经使用了数十年 双酚A两个最主要的应用占用了95%的双酚A产量,即制造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五十年来,这两种高性能材料愈发被广泛应用于消费品和工业生产。虽然能够影响材料选择的因素很多,但是毫无质疑,材料的优异性能是考虑其广泛应用最重要的因素。聚碳酸酯塑料具有高度抗碎性,质量轻,是光学透明的塑料,同时也具有高耐热性和优异的抗静电性。聚碳酸酯的优异属性使其在众多商业热塑性塑料中脱颖而出,从而获得了广泛的应用。例如,利用到聚碳酸酯优异性能的产品包括: l防护和矫正眼镜(例如,眼镜镜片和警用/军用防护面具) l运动安全装备(例如,头盔和保护眼镜/面部的护具) l汽车(例如,玻璃上釉,天窗,耐冲击的保险杠) l光碟和DVDs l救生医疗设备(例如,恒温箱,许多要求透明性和经手杀菌的医疗设备关键部件) l食品容器(例如,食品和饮料可回收利用容器) l电子设备(例如,手机、电脑、游戏机的外壳) 数十年来,聚碳酸酯已经被应用于许多产品,直至今日,它仍然在被使用,并且全球的聚碳酸酯市场也在持续扩大,这因为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在不同的产品中,它都具有优异的性能。 环氧树脂是热固性材料,它是具有韧性、耐化学性和强附着力的独特属性。许多环氧树脂是由双酚A制成,而这些树脂广泛应用于日常用品的制造。环氧树脂非常适合作为各式涂层应用,同时它也越来越多的应用于高强度/轻质量的复合材料中。你可以发现,包含环氧树脂的一般产品有: l风能(例如,风力涡轮机的涡轮转子) l电子电气设备(例如,印刷电路板,电气设备) l油漆和涂料(例如,水基涂料,金属罐子和容器的防护涂料,粉末喷涂应用,钢管,汽车底漆涂料和海上应用,高性能装饰地板) l航空应用(例如,高强度复合材料) l海上应用(例如,船只制造和修理) 与聚碳酸酯一样,环氧树脂已经被应用于这些产品近50多年,而且环氧树脂的高性能也使得新的应用在持续研究中。对于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来说,找到能与他们的性能和属性相匹配的新材料,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全世界的政府机构依据有力的科学基础支持双酚A的安全性 可以说,考虑替代双酚A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其安全性,因为对于双酚A的争议都是与其安全性相关的。使用不安全的替代品替换双酚A是没有意义的,也会存在潜在的隐患。没有任何一个替代品像双酚A一样,已经经历了政府机构彻底的测试或者频繁全面的审查过。无论如何,支持双酚A安全性的证据不言自明,不能被忽视。最近一篇来自政府机构关于双酚A安全性的声明是在2013年6月,来自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于安全性能的概括是以Q&A的形式简洁明确的出现在FDA的网站上:“双酚A是安全的吗?是的。根据FDA对科学证据持续进行的安全性审查,可用的信息依旧支持目前批准的双酚A能安全应用在食品储存和包装方面。”在进一步阐述中,FDA提到“目前评估表明低剂量的双酚A存在于某些食品中是安全的。这项评估是根据FDA科学家对上百篇研究的审查,包括近期该机构的最新研究发现。”FDA的这一观点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这一观点已经被许多近期对双酚A进行独立评估的法规机构所认可。所有机构总结认为双酚A在现行的应用下是安全的,包括对食品接触材料的审查也证明了其安全性--这一应用被认为是最为敏感的应用。其他近期政府评论的例子如下: l欧洲食品安全局(2014年1月) l香港食品安全中心(2013年3月) l加拿大卫生局(2012年9月) l新西兰食品标准管理局(2012年4月) l瑞士公共卫生局(2011年12月) l日本先进工业科学技术国家研究所(2011年7月) l德国联邦风险评估所(2011年5月) FDA继续对双酚A进行深入审查,并进一步提到:“由于过去几年中对双酚A安全性的关注,FDA进行了对BPA的进一步研究,以帮助确定双酚A目前应用于食品包装和容器方面是否安全。这些研究部分已经完成,部分还在进行中。“FDA的研究是由机构的国家毒理学研究中心(NCTR)实施的。所有的实验都是在严格的质量保证规范下进行的,这些都是为了提高我们对双酚A安全性的评估。NCTR的研究结果将发表在同行评议的科学文献中,并且将会受到来自其他专家的审查,这些专家包括来自学术界和私营部门的毒理学专家和其他科学家。目前为止,这些新研究发现支持FDA的评估结果,即双酚A在食品包装和容器方面的应用是安全的。”FDA进行的研究项目获得了一系列极其有力的科学数据,这对于任何化学品来说都是史无前例的。支持双酚A安全性的科学证据已经很强大,并且随着近期FDA研究的完成,这一证据将进一步加强。对于双酚A安全性的争议,相信科学事实的力量最终将会获胜。 是否有充足的理由替换双酚A? 鉴于充足有力的科学事实和政府机构对双酚A安全性的支持,是否存在任何充分的理由替换双酚A?若担心的是安全性,而现在FDA已经证实了双酚A的安全性,最简单的回答就是不存在任何理由替换双酚A。替代双酚A最好的理由是,替代品具有比双酚A更好的性能或者比双酚A更安全。鉴于聚碳酸酯和环氧树脂优异的性能,以及双酚A具有如此之长的安全性能评估记录,这些挑战对于替代品来说是很难达到的。

view More>>2016-03-29

享用你的法式薯条,别管BPA的那些鼓噪

本周(2014/10/23)又有一篇关于BPA研究的新论文,在耸人听闻的新闻稿宣布之后成为媒体瞩目的焦点。这项研究看起来不像是为了有益于公众健康,而是为了制造戏剧性的效果。 这份研究报告是由密苏里大学的Frederickvom Saal及其合作者发表的。他们检查了处理热敏收据纸所引起的潜在BPA暴露量,采用的方法是双手用洗手液清洁后立即拿着法式薯条来吃。这个过程可以用数学式表达为: 热敏纸+法式薯条+洗手液=最新的BPA歇斯底里 因为实验条件非常特殊,不太现实,所以这份新研究报告所提交的大多数数据,几乎与人们在处理热敏收据纸时受到的BPA潜在暴露毫不相干。正如审阅此文的一位专家所言,“本实验所用的条件与热敏纸的实际使用情况很不相似。” 虽然在新闻稿和新闻故事中没有提及,但是从这一研究得出的最为相关的数据显示出:真实生活中接触热敏收据纸的最有代表性的情况下,BPA的暴露量是非常小的。这位审阅的专家说得很对:“这项研究表明,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处理热敏纸并不是BPA暴露的重要来源。” 真实情况是,我们知道很多关于BPA是如何吸收进入人体以及如何从人体排出的知识。最近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生物监测数据,以例说明了包括来自热敏收据纸在内的所有来源的消费者BPA暴露量是极低的。事实上,所有来源的BPA典型暴露量大约低于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政府机构所设立的安全摄入水平1000倍。 其他的热敏收据纸的研究也证明了几乎没有合理的理由去担心BPA。特别是,“芬兰职业卫生研究院”最近发表的Porras等人于2014完成的研究报告,发现在真实生活的暴露场景中处理收据纸并没有受到重大的BPA暴露。这份芬兰的研究中包括了以收银员为代表的情况(他们在工作日中整天重复处理收据纸),以及短时间内更高强度处理的情况,但这被认为是超出了正常处理纸质收据的情况。 我们从这一研究中学到最好的功课就是审阅专家所提供的意见。不要去管那些大肆宣传操作,让数据来说话。数据所告诉你的可能与你从新闻中读到的很不相同。

view More>>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