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倾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关于BPA的科学声音

最近几个月中,世界上几个领头的政府机构作出了明确的声明,支持用于消费品的双酚A(BPA)的安全性。这些声明不仅仅是一种观点,而且是全面审阅BPA广泛的科学文献结果所支持的可靠的结论。其中有特别重要意义的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其他机构的官方科学家进行的BPA深入研究项目所得到的结果。 在最近的意见更新中,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FSANZ)加入了强调BPA安全性的政府机构的大合唱,表示“压倒性的科学意见是,在人们受到的暴露水平下并没有健康或安全性问题。” 这个声明很重要,因为FSANZ是两个国家的政府机构,负责拟订和管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食品标准法典,在这两个国家中提供一组全面的食品安全性标准要求。 FSANZ的这一立场与2015年1月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的结论完全一致。EFSA的结论说,“在现有的暴露水平下,BPA对任何年龄组的人群都不构成健康风险(包括未出生的儿童、婴儿和青少年)。”就在EFSA发布这一结论之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声明说,根据其最新的安全性评估,“以现有水平出现在食品中的BPA是安全的。” 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院的科学专家也加入了这一不断扩大的一致意见中,发布了题为“双酚A暴露不构成对消费者的健康风险。”的声明来支持EFSA最近的结论。 正如全世界的官方机构都在倾听科学的声音那样,美国化学理事会(ACC)的聚碳酸酯/BPA全球小组鼓励消费者“倾听关于BPA的科学声音”。虽然近年来在媒体中有许多令人困惑的关于BPA的杂音,但是科学的声音现在是响亮而清楚的。 来源:http://blog.americanchemistry.com/2015/03/listening-to-the-science-on-bpa-in-australia-and-new-zealand/

view More>>2016-03-29

暴露于BPA并不像某些人所想象的那样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双双发布了评估报告,强烈支持双酚A(BPA)的安全性。 在这两份评估报告中,大量研究记载了BPA的1)低暴露量,主要来自于饮食;2)在肠道内被吸收后有效代谢;3)快速从体内排出。这三点对其安全性的结论提供了关键性的支持。与此相对照,近来有一个假说认为,食品中的BPA在食用的过程中可能被吸收进嘴巴的组织中,这样就避免了在被肠道吸收后有效的代谢掉。 如果这个假说被证明成立的话,它就会挑战EFSA和FDA的BPA安全性结论。检验此一假说的新实验没有发现支持的证据,强有力的证据是不利于此假说的。因此,这一新研究的结果进一步支持了BPA的安全性。 你已经暴露于BPA,但这对你有妨碍吗? 人们受到BPA暴露,这并不是一个秘密。BPA这种化学品主要用来制造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这两种产品都广泛用来制造大量的常用消费品。可是,大多数人都受到BPA暴露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之外,默契结束了,争议开始了。 因为BPA的争议,你可能得到一个印象,似乎觉得关于BPA暴露的问题实际已经知道的东西很少。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虽然可能有所争议,人们对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并非不知晓,这看起来是更为合乎情理的。 我们从无数的研究得知,在许多罐装食品和饮料中存在着很低水平的BPA,一般在几个ppb(十亿分之一)的范围内。几十年前就已经知道这来源于罐头内衬涂料的环氧基保护层中残留的痕量BPA。 BPA的暴露是由食品调研数据估计得到的(即,多少BPA通过饮食进入了身体),从大规模人群的尿液生物监测数据进行定量测定(即,在尿液中有多少BPA排出体外)。因为来自食品的BPA摄入量保守的估计值一般要高于尿液中测得的排出量,所以人们普遍接受饮食是BPA暴露的最主要来源的观点。与这一观点相吻合的是,还没有找到任何其他重要的潜在BPA暴露来源。 我们也从无数的关于啮齿类动物、非人灵长类动物以及人类的药代动力学研究中知道,BPA在被肠道吸收及通过肝脏时会被有效地转化成没有已知生物学活性的代谢产物。这种代谢产物随后会很快地从体内排出。其半衰期很短,仅为几个小时。在人体中,此代谢产物完全从尿液中排出。 大部分关于BPA的争议是在小规模的生物监测研究中产生的,这些研究说人类血液中存在着显著量的自由BPA(未代谢的)。但其他的类似研究并没有在人类的血液中发现自由BPA。暴露数据和药代动力学数据合在一起表明,在人类血液中一般应该是检测不到自由BPA的。 如果那些报告人类血液中有自由BPA的研究有效的话,那么BPA来自哪里?一种正在兴起的假说认为在吃食物时其中的BPA会被舌头以下的组织吸收。因为通过嘴巴内的组织吸收的BPA会绕开通过肠道吸收后发生有效代谢的过程,所以舌下吸收的假说能够说明某些研究所报道的人体血液中存在显著水平自由BPA的原因。下面要讨论的重要的新研究数据将会揭示这一假说(的正确与否)。 舌下吸收的假说 这一假说的起源是2013年对麻醉状态下的比格犬所做的研究。在那项研究中,BPA的浓溶液放在狗的舌头下面10分钟,(然后)监测狗的血液来推算BPA的吸收量。 研究者报告说,BPA通过舌下吸收并且导致了血液中自由BPA的水平比通过肠道吸收要明显的高。可是,因为研究的设计有重大的限度,最主要的是暴露状态不现实(即BPA的溶液浓、嘴巴中的接触时间长),所以还需要另加的实验证据来评估这项在狗身上做的研究对于人类的暴露及健康意味着什么。为此目的,作者所在的单位最近给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提供了研究经费。 新研究的概况和结果 由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和俄亥俄州立大学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所得的科学证据还没有发表。在这项新研究中,受试的志愿者按照正常情况下人们受到BPA暴露的方式,通过饮食接受BPA的暴露。这项研究并没有模拟真实生活的暴露状态,而是直接使用了真实生活中实际的暴露状态。 特别是,10位男性志愿者每人服用12盎司番茄汤,里面准确加入剂量为30微克/公斤体重的BPA。虽然这样的剂量比典型的番茄汤要高得多,比日常摄入的总的BPA还要多,但高浓度增大了研究的灵敏度,使其能够检测到任何显著的舌下吸收量。为了避免发生任何污染事故(下面就会看到为什么这很重要),(加入番茄汤的)BPA用重氢作了同位素标记(即d6-BPA),以便跟志愿者可能会受其暴露的其他任何来源的BPA剂量区分开来。 志愿者摄入BPA后,通过在24小时内重复测试血样和尿样来对BPA的行踪进行跟踪测定。与先前对人类和实验动物的研究结果相一致,BPA吸收进入身体的速度很快,摄入后24小时内定量的从尿液中排出,从而证实了BPA不会储存在身体中。BPA转化为没有生物学活性的代谢产物的过程很有效,不到摄入剂量的1%以自由BPA的形式到达血液中。 将药代动力学参数与舌头下吸收的药代动力学模型模拟值进行比较,就提供了强烈的证据,证明在实际生活的暴露情况下不会有实质意义上的BPA吸收。相反地,这项研究没有提供任何舌头下吸收BPA的证据。 对于人类暴露量及健康的启示 我们从这些新的实验结果中得到的最初的启示是,在典型的人类暴露情况下BPA并不会通过舌下吸收而达到任何值得注意的程度。早期研究所报道的舌下吸收可能与被麻醉的狗有关,但与真实生活中的人类暴露几乎没有关系。因此,并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舌下吸收会是某些研究所报告的人类血液中自由BPA的来源。 更广泛的说,这些新的实验结果证实了早先对人类药代动力学的研究发现。(其中)特别是,德国研究者2002年发表的研究报告第一个证明了BPA在口服暴露后会被有效的代谢并很快从人体中排出去。 (德国研究者的)那项研究受到了批评,因为那个时候可用的分析方法还不够灵敏,不能够检测到可能存在于血液中的低水平自由BPA。现在所用的分析方法已经相当的精确,在新的研究中就能够检测到血液中极低浓度的自由BPA。有了这种能力,新的研究结果就扩展了2002年研究的发现,提供了对在口服暴露后BPA的药代动力学更完整的理解。 特别是,这项新的研究证实了到达血流中的自由BPA的量不到口服剂量的1%。在血液循环流经肝脏时那个有限数量的BPA也很快被代谢并从体内排出去。总的说来,这两项研究的结果是高度一致的,都说明用药代动力学来评估BPA的安全性是有效的。 再广泛一点说,这一项新研究的结果进一步使人们怀疑,那些报告在人类血液中有值得注意的自由BPA水平的研究,其有效性到底如何?BPA的典型日常摄入量大约比本研究给出的剂量低1000倍,所以人类血液中自由BPA的浓度会远低于用现有分析方法可以检测的程度。 对于所报道的在血液中自由BPA浓度的更为直截了当的解释是样品受到了污染,就像在其他研究中所记载的那样。这一新的研究结果也支持了生物监测专家和生物分析专家们越来越趋于一致的看法:测定人类血液中的BPA并不是一种估计BPA暴露量的可靠方法,部分原因是样品可能被污染。 最后,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的这一新研究结果给最近FDA和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关于BPA安全性的观点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基于对所有相关信息的仔细分析,这两个机构都做出结论说,在现有暴露水平下BPA是安全的。 来源:http://www.science20.com/steve_hentges/exposure_to_bpa_its_not_what_some_people_think-152717

view More>>2016-03-28

听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意见:新生儿受到的BPA风险降低了

多年来父母们一直在担心双酚A(BPA)给他们的孩子带来潜在的健康影响,这是根据有人大力推动下出现的不少唬人的文章标题。当他们知道他们的担心并没有多少理由时,他们一定会感兴趣以至如释重负。 最近有一项重要的研究有助于让那些对新生儿健康感到担心的父母们放下心来。最新研究的作者们在新闻发布稿中说,“BPA对新生儿的风险比原先所相信的要小。”这项研究发现,新生儿能够像成人一样对BPA进行有效的代谢并从体内排出。 大家公认,成人能够有效地将BPA转化成没有生物活性的代谢产物并且很快地将其从尿液中排出体外。这一项在实验动物和人类成年志愿者身上广泛进行的研究,告诉我们BPA不大可能在人们经受的低水平BPA暴露下造成健康影响,至少在成人中是这样。 在儿童中,尤其在婴儿中,同样也进行了很多研究,看他们是否也能有效的进行相同的转化过程。在本周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着手测定刚生下来一天的婴儿是否有代谢和从身体内排出BPA的能力。 这些研究者遵循可靠的科学实验方法,从一项可以被实验验证的假设开始:“我们假设新生儿第一周内BPA的代谢效率较低,这样就会导致新生儿在第一周的尿液中自由BPA浓度比较后时期的新生儿高。” 为了验证这一个假设,研究人员在新生儿出生第一周内分析他们的尿样,然后在出生后一个月再分析他们的尿样。如果他们的假设是对的话,在第一种尿液样本中“自由BPA”(即未被代谢的BPA)的含量水平就会较高,这样就能表明新生儿受到BPA暴露的健康影响的风险较高。 虽然研究人员在他们所分析的大部分尿样中都发现了BPA的代谢产物,表明婴儿受到的BPA暴露水平很低,但他们在两个不同时间点的尿样中都没有发现可测定水平的“自由BPA”。 按研究人员的说法,“我们的研究证明了……BPA有效的耦合成容易排出的无生物活性的形态……从出生3天早就有了。”这些发现表明,新生儿就像成人那样,不大可能因为BPA而造成健康影响。 这些新的研究结果为杰出的政府机构的观点提供了进一步支持,这些政府机构倾听科学的声音并向公众再次确认BPA安全性的结论。例如,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回答“BPA安全吗?”的问题时用了一个毫不含糊的词--“是的。”就在最近,欧洲食品安全局的结论认为BPA“对任何年龄组的消费者都不构成健康威胁。”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

view More>>2016-03-24

“可悲的替代品”的恶作剧

“可悲的替代品”发生在这样的场合:制造商们屈从于激进分子的要求,用被证明为质量较次或实际上还有害的组分或生产方法替换掉原先的。其结果可能是陷入一个泥沼:消费者不满意,损害制造商的品牌并引发产品责任的诉讼。 许多推测为很注重健康的消费者购买商品时选择有“无双酚A”或“非转基因”等标签的,他们所得到的可能比他们指望的要少。不仅许多用量很少的响亮成分十分安全,制造商出于满足消费者的需要的渴望,有时还会用一些被证明为质量较次或实际上有害的组分或生产方法来替代原来的。 虽然上述现象主要归咎于激进分子和媒体散布没有根据的公众恐慌,但最近一项学术研究表明,产品制造商本身可能一直在利用虚假的产品担忧,并驱使消费者承担更大的健康风险。 有一篇研究报告题为“‘可悲替代物’的心理学:审视消费者对双酚A及其替代品的判断”,透过产品标签的棱镜来探究消费者是如何评估BPA与它的替代品相比的风险的,BPA是许多塑料的化学组分,用于食品罐头的内衬以避免细菌污染。研究报告发现,实验的被试者“购物导向受人们的知识影响较小,而受他们了解(不同信息)的次序影响较大。尤其是,人们似乎将科学证据与争议调和起来的情况,视作与完全没有科学证据的情况相类似。 BPA的安全性还在争议之中,尽管这种争议大概早就应该结束了。经年累月不断进行的研究和FDA进行的反复评估已经做出结论,BPA在正常使用时事实上是安全的。正如欧洲的食品监管机构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刚刚发布的报告所说的那样。 EFSA对于双酚A(BPA)暴露和毒性的全面再评估的结论是,BPA在目前的暴露水平下对任何年龄组的消费者都不构成健康风险(包括未出生儿童、婴儿和青少年)。饮食暴露或各种来源的综合暴露(饮食、灰尘、化妆品和热敏纸)都低于安全水平很多。 那些“安全水平”本身在法规制定者设立时是非常保守的,以提供很宽的安全边际。但是看起来没有任何数量的证据能够使激进分子满意,而且在他们的坚持下,许多制造商已经从他们的产品中去除了BPA。 这篇文章的标题指出了一个事实,BPA常常被其他的一些化学品所替代,而对这些化学品研究的较少,它们对健康的影响实际上并不知道。这一类情况就称为潜在的“可悲的替代品”,因为替代材料实际上可能比它替代掉的材料更差。 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以及法规制定者的支持,说明目前对BPA的使用是没有危害的,但是散步恐慌的激进分子和一小部分反BPA的研究人员继续在警告公众,说这种化学品有什么假设的危险。他们试图将BPA暴露与种种疾病联系在一起:从肥胖症到行为障碍再到哮喘和精子数目减少,力图促使政府将BPA分类入“内分泌干扰物质”---天然荷尔蒙的一种潜在的有害模拟物。 某些制造商对这些不实之词做出的反应是让BPA从他们的产品中出局,其时他们已经转向并无把握的、测试得很少的、可能是“可悲的替代物”,例如双酚S。事实上,他们的“无双酚A”标签,确切地说是利用了消费者缺乏化学品及其替代品的安全性的知识。 这种标签已经产生了作用。大多数人不管他对BPA的熟悉程度如何,只是从许多商店中见到的贴有“无双酚A”标签的瓶子上知道这个产品的,它传达了一个明白无误的信息:BPA对健康有害。如果BPA没有毒,那么为什么要从这个产品中排除掉?为什么制造商要兜售这样一个事实? 推动风险意识的更多是这类“逻辑”推理而不是证据。“可悲替代物”的研究说明了,仅仅是“无双酚A”的这一类产品标签就会引导人们如此这般的怀疑它,即使告诉人们在产品中存在替代的化学品,将替代后的产品贴上“无”BPA的标签就会使他们明显的更有可能选择这种替代产品,而不管其模棱两可的表达。 关于BPA的替代品我们知道些什么?它们不仅研究得较少,而且某些激进的科学家现在声称,在斑马鱼的实验模型中,一种常用的替代品具有与BPA相同的作用。此外,替代物也可能不如BPA那样有效。这一点很重要,因为BPA用作罐装物品的内衬有助于防止细菌污染和食物传染的疾病如肉毒中毒,所以排除了BPA就会大大降低我们食品供应的安全性,更不要说生产的成本更高了。 “可悲替代物”研究的结论是触目惊心的:“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类【“无BPA”】的标签是一种误导,使得某些人接受一种他们本来可能会拒绝的替代化学品。” 与此相似的一个例子是,食品生产巨无霸通用食品和标杆食品对于他们的标志性产品麦圈和粒状麦片分别进行的诱导,他们得以在他们的产品上标示无“转基因”组分。他们的可悲替代是从他们的产品中去掉了某些附加的维生素,因为不能从那些核准为非转基因的原料来源中获得这些维生素。 类似地,美国两家最大的儿童食品生产商亨氏食品和嘉宝食品,对反技术激进分子的恐吓做出的回应是在他们的产品中转向采用非转基因的组分,即使这些组分在营养上和安全性上不如转基因植物的产品。 譬如可以考虑一下,将一个细菌基因精巧的拼接到商业品种的玉米上制成Bt-玉米,这个细菌基因的蛋白质编码对于米螟虫有毒,但对哺乳动物无毒。转基因玉米能够避开害虫,它也能够减少由害虫带入植株的有毒真菌“镰刀菌”的水平,这进而降低了伏马菌素的水平。伏马菌素是一种强烈而危险的真菌毒物,如果马和猪吃了受它感染的玉米就会导致致命的疾病,它也能够使人得食道癌。 更糟糕的是,嘉伯食品宣布公司将主要使用有机玉米作原料,而有机玉米特别容易受到害虫和细菌的侵害和感染,并使生产成本提高。因为如果没有杀虫剂和其他化学品,玉米生产就将是劳动密集型的,并且每英亩土地的产量也较低。有机玉米可能有高得多的伏马菌素和细菌污染。 这样一来,制造商如果屈从于根据非理性恐慌提出的要求,可能会导致消费者被诱导进行举棋不定的选择,这就是标签虽严格精确却没有告知全部实情的结果。 有时候可悲替代物来自政府匆忙做出的刚愎自用的错误决定。欧盟出于政治考虑而禁止开始于2013年的最先进的杀虫剂-新烟碱就是一个例子。欧洲的农民被迫求助于更老、更毒、效果较差的杀虫剂,主要是拟除虫菊酯,本来基本上已经被出局了。现在农民们正看到害虫啃食庄稼现象的再现。其结果是虫害会导致本年度欧洲油菜收成下降15%.。油菜是欧洲大陆用作食品组分的植物油的主要来源。一个可悲的结果看来是确定的了。 在这个故事中有着重要的功课要学。政府做出决定应该是数据驱动的,制造商和零售商应该抵制激进分子的要求,而依赖科学证据(做决定),以免一不留神就掉入一个泥沼,使得最终结果是消费者不满意,他们的品牌受损害以及可能引发产品诉讼。(在产品诉讼法律中,“如果在设计一个产品本身的过程中有一个内在的缺陷,那么就存在一个设计的缺陷。申诉人要想确立一项设计缺陷的存在,只有当他能够证明有一种假设的替代设计会比原设计更安全,经济可行性与原设计一样,实用性与原设计一样,尽管做了改变但原设计的主要目的仍然可以保留。”对于上面可悲替代物的例子来说,这些情况将是很容易体现出来的。) 最后,消费者对于那些自私的、自封为“消费者保护团体”的说词应该保持健康的怀疑态度。社会的许多阶层共同享有在商场提供选择和做出选择的责任。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

view More>>2016-03-24

关于聚碳酸酯与食品接触材料相关应用的声明

聚碳酸酯(简称PC)是具有多种优良特性的塑料树脂,是由双酚A与碳酰二氯或碳酸二苯酯聚合而成的高分子聚合物,而双酚A(俗称BPA)是PC合成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原料。双酚A化学文摘号(CAS号)为80-05-7,其通过聚合反应而消耗掉,生产出PC树脂。从技术角度而言,所有PC树脂的聚合物基体中不可避免的存在痕量的双酚A残留(通常小于100ppm)。来自政府部门、学术界和行业内的研究人员对PC制品(主要是食品和饮料容器)中双酚A的迁移进行了广泛调查研究,这些研究表明,PC制品中出现低剂量BPA的迁移是可能的;迁移量通常小于0.005毫克/公斤(食品或饮料)(即5ppb),此值低于政府机构设定的安全标准,这种向食品和饮料中低剂量的迁移与具体残留的BPA水平多少没有直接的相关性,主要是由PC材料表面水解引起的。PC树脂在食品接触材料中具有广泛的应用,但由于学界、业界和公众对双酚A存在误解和偏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PC行业的健康发展。 为维护PC行业的正当权益,现就PC与食品包装材料相关应用声明如下: 一、关于PC树脂及制品PC由双酚A与碳酰二氯或碳酸二苯酯聚合而成,双酚A可牢固结合在PC高分子聚合物内。PC类食品容器和包装是由PC树脂加工而成的一类PC成型品,双酚A并不是PC类食品容器和包装的直接原料。食品、水接触PC类食品容器和包装后,可能会有痕量的双酚A迁移进入食品和水中,但其迁移水平远低于现有我国国家标准及美国FDA和欧盟EFSA设定的特定迁移限量,甚至低于仪器的最低检出水平(5μg/kg,即5ppb)。 二、关于双酚A的安全性 双酚A相关的研究有几千种之多,关于双酚A的各种毒性研究结果也常被文献报道,甚至将双酚A与致癌相关联,但这些毒理学结果无法被大规模并严格遵守科学操作规程的实验所重复。药代毒理学结果也一致认为,双酚A进入体内后大部分即被转化为无活性形式并迅速通过尿液排出体外。国际权威机构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均对双酚A作了科学的风险评估。2015年初,EFSA发布了关于双酚A风险评估的科学意见,EFSA评估分析了目前现有的几乎所有双酚A科学文献及科学报告的可靠性水平及毒理学试验的良好实验室规范(GLP)规程的执行情况,通过证据权重法对双酚A相关的毒理学数据进行评价,双酚A仅在远高于实际暴露的剂量下才会表现出生殖毒性效应,其内分泌活性也远低于人体内源性的雌激素活性。EFSA认为现有的膳食暴露对人体不具有健康风险,该结论不仅适用于成人,也适用于婴幼儿、儿童以及孕产妇。美国FDA近期也再次重申其观点,认为对于当前批准的双酚A相关的材料(如PC)在食品容器和包装中的应用,现有的研究继续支持这些应该是安全的。 三、我国相关法规 PC属于《食品接触用塑料树脂标准》以及《食品接触用塑料材料及成型品标准》允许使用的塑料树脂,在使用符合《GB9685-2008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批准的PC塑料允许的食品接触用添加剂的相关要求的情况下,可合法应用于除婴幼儿专用食品容器之外食品接触材料中。 尽管2011年国家卫生部发布公告禁止双酚A用于婴幼儿奶瓶,但公告也明确表示:“科学研究表明,食品相关产品中迁移的双酚A极其微量,尚未发现双酚A对人体健康产生不良影响。鉴于婴幼儿属于敏感人群,为防范食品安全风险,保护婴幼儿健康,现决定禁止双酚A用于婴幼儿奶瓶”。因此,PC被禁用于婴幼儿奶瓶也仅是基于预防性原则,并没有科学的证据表明其确实存在健康风险。四、关于PC替代品的安全性目前存在的PC替代品均无法提供充足和有说服力的实验数据来证明其不存在健康风险。法国政府提交的双酚A替代品的报告也未能对提议的替代材料进行可靠的安全评估。而PC是经过充分测试的聚合物,没有哪种化学品的安全性研究能比双酚A更充分。 就中国而言,任何全新的塑料树脂在食品接触材料的合法使用,必须经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告正式批准或必须列入《食品接触用塑料树脂标准》,同时其添加剂的使用必须符合《GB9685-2008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的相应的塑料类型批准的添加剂要求,并不是列入GB9865的所有添加剂均可以直接用于全新的PC的替代聚合物。严格来说,PC替代品的新聚合物的食品接触材料用添加剂属于几乎没有被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告正式批准的物质,其相应的风险可能属于未被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评估的状态,使用替代品材料的相关食品接触材料成型品企业,可能面临非法使用食品接触材料用添加剂的法规风险。总之,国际权威机构的科学评估结论表明,食品接触用PC制品痕量双酚A的迁移不具有健康风险。PC树脂作为除婴幼儿专用食品容器之外食品接触用塑料材料及成型品加工原料符合相关法规的规定。PC的替代品无法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安全性,PC仍是食品接触材料安全、可靠的高分子材料。 特此声明。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聚碳酸酯双酚A工作组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七日 欢迎关心PC行业发展的同仁关注相关网站了解关于PC和双酚A安全性的科学评估结论和权威观点。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PC/双酚A网站:www.pcbpachina.com 美国FDA双酚A网页:http://www.fda.gov/food/IngredientspackagingLabeling/foodadditivesingredients/ucm064437.htm 欧盟EFSA双酚A网页:http://www.efsa.europa.eu/en/topics/topic/bisphenol

view More>>2016-03-24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2015年的结论:双酚A暴露对消费者健康没有风险

2015年1月21日,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发布了关于双酚A(BPA)安全性的最终科学报告。这份报告结合了官方关于暴露量和健康方面的评估意见,国家机构和利益相关方在广泛参与和咨询过程以后提出的意见得到了考虑。新的评估意见覆盖了来自食品的暴露和来自其他范围的潜在来源的暴露,并且考虑了所有年龄组的人群。 所有来源的(BPA)暴露量都很低,远低于适用于所有年龄段的新的安全限度-BPA合成材料制品对消费者是安全的。 EFSA的科学专家们对所有与BPA相关的研究应用了全面的证据权重法,并用了更精确的(计算)方法,设立了一个终身性的“安全摄入量水平”,称为可耐受每日摄入量(TDI)。显然,这一个保守的安全水平考虑进了BPA对于健康潜在影响的剩余不确定性。专家组在考虑了各种来源的总暴露量后得出结论:“BPA对所有年龄组的消费者都不构成健康风险。” 可以预期EFSA将会重新修改TDI(现在所用的TDI是个临时值),会将美国政府正在进行的研究考虑在内。这项研究就是设计来解决BPA安全性的剩余不确定性问题的。 (评估)过程的透明性和开放性强化了结论(的有效性) 欧洲塑料协会的聚碳酸酯/双酚A小组和环氧树脂委员会欢迎EFSA在征求公众意见的过程中让利益相关方参与的透明性和开放性。这一过程确保广泛的科学观点和信息得到考虑,科学意见得以表达。 确认(BPA的)安全性与全世界政府机构的评估意见保持一致 这次EFSA的结论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确认食品接触材料中BPA的安全性的明确声明保持了一致。许多其他的政府机构,如加拿大卫生局,也评估了BPA的科学证据并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根据EFSA的结论,法国对BPA的限制是不相匹配的,应该被撤回。 聚碳酸酯/双酚A小组的Jasmin Bird表示,“事实上任何实际的BPA暴露量都远低于EFSA设立的保守的安全性门槛,这说明在全国范围内普遍限制(BPA应用),尤其是在法国,是没有正当理由而应该撤销的。”;“EFSA关于BPA的结论应该作为一贯和协调一致的欧洲食品安全性法规的基础,并应该受到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尊重。”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

view More>>2016-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