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美国政府的官方研究告诉我们哪些关于双酚A的结果?

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政府的官方科学家一直在进行一项深入的研究,以回答关于双酚A(BPA)安全性的关键问题。迄今为止,已经有20多项这类研究已经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献中发表了。 将这些研究的结果加在一起,就提供了对BPA安全性的强有力的支持。根据政府的官方研究,加上其他研究所得的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在回答“BPA安全吗”的问题时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是的。” 研究的重要发现简要小结如下: 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极低。 BPA很快地从身体内排出。 消费者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没有任何健康影响的风险。 1.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极低 典型消费者受到的BPA暴露量低于安全限值的1000倍。此安全限值由官方科学家设立,适用者包括儿童、成人和孕妇。 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人类受到BPA的典型暴露量是每天2.4微克。形象的表达为,如果将一块小硬币粉碎成每片重2.4微克的小片,总共有87500片。每天吃一片,需要240年才能全部吃完。 如果要超出这个安全限值,一个人就得每天吃喝下1300磅(相当于590公斤)的与聚碳酸酯塑料接触的食品或饮料。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提供的支持性数据可见:《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生物监测研究概述--双酚A》 2.BPA很快从身体内排出 BPA被摄入身体内后,绝大部分通过肠道内代谢成为没有已知生物活性的物质。残留下的痕迹量BPA再在肝脏内转化成相同的无活性物质,然后才进入血液中。 这种无活性物质在24小时之内就通过尿液排出体外。 临床研究中将志愿者暴露于比典型情况高得多的BPA水平下,在他们的血液中也检测不到任何BPA。 在FDA实验室中进行的一系列动物实验证实了,包括成年的、幼小的和刚出生的各种年龄段的动物都能够有效的代谢和排出BPA。 重要的信息来源: 环境保护局(EPA)资助的研究,由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PNNL)、FDA和CDC的科学家进行的BPA代谢研究(毒理学科学,2011) FDA进行的幼小和成年大鼠的BPA代谢研究(毒理学和应用药物学,2010) FDA进行的猴子BPA代谢研究(毒理学和应用药物学,2010) 3.消费者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没有任何健康影响的风险。 官方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迄今为止可能是最大规模的BPA研究的结果。 即使在离消费者典型暴露水平甚远的剂量下,也没有发现对生殖和发育的任何健康影响。 因为身体能够快速的代谢和排出BPA,所以在真实生活的暴露水平下BPA不太可能造成健康影响。 BPA在人体内这样低的水平下不太可能起到内分泌类物质的作用。 重要的信息来源: FDA进行的BPA暴露对健康不良影响的可能性评估研究(毒理学科学,2014) FDA进行的BPA对动物情欲影响的评估研究(毒理学科学。2014) 这两项研究均由美国毒理学计划署资助。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

view More>>2016-03-24

将BPA列入第65号提案与广泛的科学记录相抵触

华盛顿(2015年5月7日)--以下的声明出自美国化学理事会聚碳酸酯/双酚A全球小组的Steve G.Hentges博士。这些评论是针对加利福尼亚“环境卫生灾害评估科学小组”(OEHHA)和“生殖毒物鉴定委员会”(DART-IC)将双酚A(BPA)列入65号提案一事。 “我们强烈的不同意‘生殖毒物鉴定委员会’将BPA作为女性生殖毒物列入65号提案的做法。这一决定并没有得到向该委员会提交的广泛科学记录的支持,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提供的明确意见完全相悖。FDA的执行首席科学家4月向DART-IC提交了一封信,说明FDA亲自进行的综合性研究的结果‘并不支持BPA是一种生殖毒物的观点。’ “这封信进一步指出,‘FDA发布了4年中对300多篇BPA科学研究所进行的广泛、严谨和系统的评估意见,其结果于2014年晚期发表。‘再次确认FDA关于BPA是安全的决定性意见,只要其使用符合我们的法规。’不管DART-IC的决定如何,关于BPA是安全的结论继续有效,因为65号提案根本不是一项安全性的评估。 今年一月,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清楚而毫不含糊的声明说,BPA用于食品接触材料和其他消费品是安全的。EFSA的科学专家基于对BPA暴露和毒性的全面再评估得出结论说,‘BPA在现有的暴露水平下对任何年龄组的消费者(包括未出生的儿童、婴儿和青少年)都不构成健康风险。’就在最近,德国和新西兰的类似机构也已经加入了世界上其他国家机构的行列,公开宣告BPA在现有的暴露水平下是安全的。”

view More>>2016-03-24

奶瓶之战:双酚A真的对我们的婴孩很不好吗?

双酚A(BPA)对健康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还没有简单的办法来终止它。 如果有三个字母能够激发出加拿大父母们心底的恐惧的话,那就是BPA(双酚A)。但是维尔弗里德ž劳力尔大学的Simon Kiss教授在最近发表在“加拿大政治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争辩说,加拿大卫生部2008年将BPA归类为有毒物质是政治和文化因素造成的结果,而并不是因为科学证据证明它不安全。 双酚A,或称BPA,是从1950年代起开始使用的合成化合物。它是一种添加剂,用来制造硬质透明塑料,打字的收据纸以及食品罐头的内衬。我们大部分人的尿液中都可检测到痕量的BPA。可是,BPA在典型的暴露水平下对于人类健康是否有影响还深受争议,即使在科学家当中也是如此。 加拿大卫生部的态度模棱两可:“BPA的暴露水平低于可能产生健康影响的程度;可是因为某些研究提出的不确定性问题,加拿大政府正采取行动以加强对新生儿和婴儿的保护。”政府禁止了聚碳酸酯婴儿奶瓶并指令制造商尽量降低其他食品包装材料中的BPA含量。“这没有任何意义,”Kiss(教授)说,“因为关于BPA的总体争议是,BPA在微小的剂量下是否会造成危害。” 1990年代开展的一系列探索性研究表明,BPA有类雌激素的作用,会造成老鼠的生殖不正常和行为问题。随后进行的流行病学研究发现(但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的证据),在人体中的BPA水平与肥胖症、心脏病、流产、精子异常以及糖尿病之间有关系。但是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内的监管机构的专家小组还是一再的结论说,BPA在目前的暴露水平下不构成健康风险。与此同时,以大学为基础的科学家的争鸣小组,尤其是内分泌学专家,拒绝这些结论。 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的毒理学专家Justin Teeguarden说,两组(科学家)是“天然相矛盾的。”他说,流行病学家知晓一种物质是如何与身体相互作用的。而监管部门的毒理学家受到的训练则是风险评估,两者属于不同的技能和观点。他说,“学术界做了他们的研究工作,某些工作很漂亮。他们一直感到挫折,因为那些从全局考虑的人们一直认为他们的工作与公众健康无关。” 爱丁堡大学的内分泌学家Richard Sharp也许是个例外。他争辩说,后来的研究未能重现那些低剂量下BPA的雌激素效应,并说最近的研究“或多或少关闭了这种可能性的大门。”他引用了2009年瑞德兰大学生物学家Bryce Ryan发表的文章,作者们给怀孕大鼠组暴露BPA的剂量相当于人类平均暴露水平的40-4000倍,对照组喂给相当剂量的雌激素,第三组不作任何处理。BPA试验组的大鼠的后代的健康没有受到重大影响,但是受到雌激素暴露的大鼠后代有异常的生殖发育和行为表现。剂量确实产生了毒性:大鼠接受的雌激素越多,健康受到的影响就越糟。 某些最能够产生噪音的关于人类的BPA研究有严重的设计缺陷。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将BPA与肥胖症联系起来的研究得到了反向的因果关系。胖人喝的水相对于他们的体重来说比较少,所以他们的尿液浓度更大-每种物质都这样,而不限于BPA。2011年在辛辛那提对244名孕妇进行的一项流行病学研究得出一个警示性的结论:出生前受到较高的BPA暴露与出生后女孩的多动症有关。但是尿液中的BPA只测定了几次。因为大部分的BPA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排出体外,所以尿液中的BPA水平是逐日在大幅变化的。Sharp专家也指出,来自食品包装的BPA暴露可能与饮食中加工食品比例高有关,这是一个已知的健康风险。 尽管在过去的20年间花了成亿美元用来研究,但在支持低剂量BPA有毒的说法上,现在并没有一致的意见,也没有设计良好的人类试验方法。不管你相信什么,你都能够在文献中整理出一个案例来。这让消费者陷入了困境。人们的一个冲动就是安全处事,禁用BPA。但这样做对健康的影响并未得到证实,而禁用产生的风险却可能是真实的。例如用含BPA的树脂衬里的罐头能将产生肉毒毒素的细菌隔离在外。我们的文化将人工化学品看成是“天生的威胁”,而不是威胁与益处并存。Kiss教授说道:“这种思维的危险在于我们用一种假设的风险去交换一种真实的风险。” 英文原文请参阅这里

view More>>2016-03-24

The Right Chemistry-对于双酚A的研究已足够

“需要更多的研究”成为科技论文结尾时最常见的话语,尤其是对于环境化学物健康效应的研究。由于我们的体内时时在发生大量的化学反应,并暴露于成千上万天然或合成的化学物,因此搞清楚单个化学物的效应是个巨大的挑战。这就会引出一个疑问:对一个化学物所投入的精力和经费到什么时候就足够了呢?是否存在一个度,当达到这个度时,进一步的研究就不太可能得到重大的启示。能否将经费用于其他更有可能得出有意义结果的项目上呢? 由于毒理学文献中相关的研究远多于其他化学物,BPA或许已经达到此阶段。作为聚碳酸酯塑料、牙科封闭剂、热敏纸和环氧树脂中一种成分,BPA一直在其马达下平静地迅游。直到1995年,斯坦福大学的David Feldman博士发表了一篇名为“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的雌激素:对研究人员和消费者可能的启示”的论文,将BPA直接置于聚光灯下。Feldman一直在对一种特定的酵母溶液是否能够产生雌激素进行研究,结果发现其确实能够激活大鼠子宫组织中的雌激素受体。但进一步的研究表明,具有雌激素活性的物质并不是来自该酵母,而是在高压灭菌过程中由聚碳酸酯烧瓶浸出的物质。由于BPA从食品容器和罐头环氧树脂内壁中浸出后可能被人体摄入,该研究结果引起了大量的关注。密苏里州立大学的Frederickvom Saal正是关注BPA的研究人员其中之一。他一直在做妊娠期内小鼠受试雌激素的研究,发现小鼠的雄性后代前列腺体积增大。他想知道具有雌激素特性的BPA是否也会有类似的效应。BPA确实具有此效应,由于研究所用的剂量与人类的暴露剂量相似,Vom Saal对此发出警报。虽然其他人无法重复vom Saal的结果,但他的研究结果引发了大量的相关研究。 在过去的25年里,通过文献发表的关于BPA各个方面的研究超过8000个。有人会认为如此大量的努力会就BPA的健康效应得出实实在在的结论,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研究人员都确认BPA具有雌激素活性,但是其活性排序却远在人体自身产生的雌激素-雌二醇之后。研究结论也非常一致得认为经口摄入的BPA迅速通过尿液排出。除此之外,你能够选出很多表明BPA与肥胖、发育问题、不育、肿瘤、心脏病和糖尿病相关的研究,也能找出与上述情形无任何关系的研究。加拿大卫生部、美国FDA、欧洲食品安全局以及许多其他机构已经对相关数据仔细审查并得出结论认为在通常暴露水平下BPA不构成风险。但一些以妖魔化BPA的所谓科学家对此有异议,并极力主张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以降低BPA的暴露。尽管看起来第8001个研究也不太可能搞清楚之前8000个研究造成含混的情形,他们也要吵闹着要求做更多的研究。 尽管如此,研究还在继续,但新出现的研究数据能够对既有的知识体系增加多少尚值得怀疑。最近的一个研究还得出结论认为与实验对照组相比,暴露于BPA的雌性小鼠在夜间显得没精打采。对于我们来说,很难看出其关联性。再比如,有研究人员计算了学生在学校自助餐厅会摄入多少BPA。食用披萨、牛奶、新鲜水果和蔬菜会摄入微量的BPA,而食用罐装的水果和蔬菜摄入的BPA达1.19μg每千克体重。尽管对于最谨慎的监管机构来说,这种摄入量也低于安全剂量的一半。顺便说一句,BPA是不会存在于瓶装饮料的聚酯塑料中的。尽管主要的监管机构都不认为人群暴露于不安全的BPA水平下,但却在做出巨大的努力寻找BPA的替代品。似乎将研究精力更多的投入到更迫切需要的地方更合适。

view More>>2016-03-22

孩子们需要水果和蔬菜而不是错误的食品风险警示

学校的孩子们一整年都能有价格低廉、美味又健康的水果和蔬菜吃在我们看来是一件好事,我们原以为大家都会赞同我的看法,但我们太幼稚了。 按照9月份发表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杂志上的研究结果,学校正使孩子们暴露于具有潜在危险水平的有毒化学品,这些有毒化学品来源于食品包装,因为“学校努力让食品以流水线的模式进行制作,使食品符合联邦的营养标准的同时也能降低成本”。 该研究由斯坦福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后研究员Jennifer Hartle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同事开展,发表于《评估科学和环境流行病学杂志》。该研究的设计是简单地对学校厨房进行走访并对餐饮服务人员进行采访。毫不奇怪,他们发现孩子们在食用罐装和塑料包装的水果和蔬菜,并且少量的双酚A会从食品包装迁移到食品中。 然后调查人员对暴露量建模:暴露方案基于美国学校营养指南并囊括了来源于罐装和包装食品的各种水平的潜在暴露的饮食。 所以所担心的是什么呢?研究人员宣称“即使食品包装中很低量的BPA也能由于内分泌干扰而产生危害”。但是美国FDA(监管诸如间接的食品添加剂的物质的机构)以及全球的其他食品安全机构已经作了充分的调查研究,并且得出了与其完全不同的结论。 该机构在专门的网页(大部分是6月份最近更新的)中声明:“FDA感谢消费者对双酚A在食品包装中安全使用的关注。FDA已就BPA的安全性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并对上百篇相关研究进行了评述。我们再次向消费者保证,当前批准的BPA在食品容器和包装中的使用是安全的。” Hartle在其文章所宣称的孩子们暴露的BPA水平超过了已经非常保守的联邦标准了吗?没有。文章是否显示暴露水平已高到能够产生危害的地步了吗?没有。 但轻信的作者和博主草草敷衍的报告或许就能使人相信另一面。考虑一下Baltimore Sun的话“BPA从可忽略到1.19mg每千克体重的水平,学生们都不会有任何闪失。”但即使是对此模型暴露估计的大多数孩子来说,其较高的暴露依然可以忽略。按照EPA的要求,50mg每千克体重是安全的摄入水平。所以,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BPA从几乎无法检出的水平到可忽略的1.19mg每千克体重的水平-低于安全剂量的二十五分之一,学生们都不会有任何闪失。” 剂量是是否观察到毒性的关键,这个观念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学。众所周知,大量的肉豆蔻和甘草具有毒性,但平常消费的量就非常安全。 所以如果孩子们暴露的BPA没有超过联邦(甚至过分警惕的欧洲)标准,又有什么问题呢?Jennifer Hartle在一个斯坦福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大部分的学生不会暴露于最大量的BPA,那些暴露于最大量BPA的学生们摄入的量将超过动物实验一次受试毒性效应剂量的一半”。我们所知道的是,在现实世界中,人类能有效地代谢BPA。如果动物实验的结果与此不一致,她,当然还有比她更资深的共同作者应该知道用动物实验结果外推人体的剂量限值是很牵强的。 但对于Hartle来说似乎科学的严肃性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就像她反问的问题证实的一样:“如果暴露能够避免,我们还要去冒风险吗?如果我们可以容易地消除,我们为什么不呢?” 这种观点正是所谓的“预防性原则”的体现,预防性原则意味着我们应该严格地监管或者禁止任何产品、工艺和行动直到它被证明完全安全。好吧,提倡三思而后行是不错,但麻烦的是“Hartle”者们想让我们停滞不前。 预防性原则的问题是它没有考虑到过度监管或禁止的风险。例如,尽管许多化学物的暴露理论上讲可以避免,但这种避免带来的是利弊权衡。如果禁用青霉素我们能够避免过敏性反应;把汽车速度设定在30英里每小时,我们也许能消除由于汽车高速碰撞而引起的人员伤亡,但是……,你懂得。 双酚A用作罐装食品内壁涂层以避免肉毒杆菌中毒和其他细菌引起的疾病。双酚A通过罐装对商品进行保护,通过罐装以较低的成本常年保存,学校能够提供更多的水果和蔬菜。 合理的科学方法应该呼吁对学生接触双酚A和不接触双酚A进行比较风险估。但这些对Hartle和她的合作者似乎都没有意义,她们实际上把看问题的角度颠倒了。 那也许是为什么Hartle(就像在新闻发布会上引用的那样)期望我们不要考虑科学的或经济上的利弊权衡,或者有意义的流行病学上的指导原则,而是告诉我们:“底线是要更多的新鲜水果和蔬菜……,现在有为学生餐增加更多的新鲜蔬菜的活动,这篇文章正是对它的支持”,听起来像是设定好的日程似得。 此项研究确实给我们上了重要的一课:学术期刊易于受到陈腐的由宣传驱动的科学的影响,给双酚A问题散布更多的热量而不是光照。报纸和(尤其是)博客不加鉴别的进行报道,它们都需要做的更好。

view More>>2016-03-18